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今安美文网 > 故事 > 鬼故事 > 真实灵异鬼故事_灵异的鬼故事

真实灵异鬼故事_灵异的鬼故事

来源:鬼故事 时间:2019-06-14 12:59:31 点击: 推荐访问:灵异鬼故事在线收听 灵异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www.jinantutor.com--鬼故事】

  谈到鬼怪,一般来说所引起的情感体验大多是恐惧。因为鬼怪是与死亡联系在一起的,这种联系使得鬼怪这种虚构之物带有一种阴森恐怖之气,所以,在人们的心里对鬼怪的恐惧实际上是对死亡的恐慌。因此阳光大学生网小编给大家准备了一些灵异的鬼故事,以供各位参考。

  灵异的鬼故事篇1

  杜飞的家在本市一条偏僻的老街上,街上已经很难看到年轻人了,年轻人都搬走了,只有一些老人念旧还住在这里。杜飞住在这里没有搬走的原因是要照顾年老多病的父母。另外经济窘迫,没有搬走的基础。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他内心似乎还有些什么,那就是他在等人,至于是谁,他不知道。

  老街有一家卖镜子的小店,老板是个年近古稀的老人,老街的人无论大小都尊称他叫镜伯。镜伯除了卖镜子之外,还有一个绝活就是补镜面,谁家镜面破了,只要拿到镜伯这里来,补好后的镜面连瑕疵都看不到。

  有一天早上,当杜飞从镜伯店前经过时,他笑眯眯地喊道:“飞,你进来,我要送你一样东西。”

  杜飞笑道:“镜伯,你除了送我镜子之外,还能送啥呀?”

  镜伯连连点头,说:“对了,我就是要送你一面镜子。”

  说着,从柜台里拿出一面拳头大的心形古镜递了过来。

  杜飞好奇地接过古镜,只见古镜古色古香,镜框上雕刻着奇怪的花纹,还有两个繁体字“随心”。他问:“这古镜有多少年头了?”

  镜伯说:“它有多少年头,我也不知道,这是我爷爷传给我的,我现在送给你。”

  杜飞惊愕道:“您爷爷传给您的东西,为什么要送给我呀?不行,不行。”

  镜伯笑道:“我话还没说完呢!我送给你三天,三天以后你再还给我,也许它能改变你的生活。”

  镜伯都这样说了,杜飞没有再拒绝的理由,只好把古镜放到兜里,出了门。

  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第二天,杜飞从单位下了班来到公交车站候车回家。百无聊赖中,杜飞掏出兜里的古镜把玩。他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宝马小车,心想:如果有辆宝马车上下班,就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忽然,他觉得自己的兜里沉了一下,好像装进了东西。他赶紧用手去摸,摸出来的居然是一把带遥控器的车钥匙,他惊愕极了。蓦地,他发现那辆宝马车旁边竟然多出了一辆一模一样崭新的宝马车。

  杜飞脑子急速运转着,他的手无意识地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就听到“哒”的一声响,那辆新宝马车的车门竟然打开了。这辆车是他的。

  杜飞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古镜,脑子里想起了镜伯的一句话—它能改变你的生活。刹那间,他明白过来,这面“随心”古镜居然能随自己的心思,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不过,杜飞最终没有坐进那辆新宝马车里,他只是围着车子转了几圈。他的潜意识在告诉他,这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他又按了一下遥控器,把车门锁好,乘公交车回到了老街。

  一进老街,杜飞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镜伯的店里。他把古镜放到柜台上,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镜伯,我、我知道这镜子是咋回事了,它能随我的心思,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我不敢要不是我的东西……”

  镜伯戴着老花镜在柜台后默默地看着他,把古镜又推到他手边,说:“我说过三天时间,你还有一天时间,你应该好好利用。明天下午你再还我吧!”

  “可、可我怕控制不住自己。”

  “你应该想想自己内心最想要的东西。”

  杜飞又把古镜装进兜里,带回了家。

  那天晚上,杜飞握着古镜在想,镜伯说我内心最想要的东西,那是什么呢?忽然,古镜里出现了一张脸,一个非常漂亮女孩儿的脸。看着这张脸,杜飞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杜飞的心猛地一颤。他明白过来,他一直待在老街不走的原因不就是在等这个女孩儿吗?

  第三天下午,一个同事走进了杜飞的办公室,问:“我好像以前听你说过你住的那地方有个人会补镜子?”

  杜飞点点头,说:“对,怎么了?”

  同事说:“难得呀!我老婆的一个堂妹有个破圆镜,她一直说要找个人修……你等等,我就来……”

  一会儿,同事领着一个女孩儿走了进来,说:“杜飞,这是朱琼芝,麻烦你带她去补下镜子吧!”

  杜飞傻住了,这不是自己昨天在古镜里看到的那个女孩儿吗?

  朱琼芝从坤包里拿出了一面小圆镜,镜面上有一道裂纹。朱琼芝告诉他这面镜子是自己家传的,传下来时就有条裂纹,她一直想找个人补一下镜面,可如今做这行当的人绝迹了,好不容易听堂姐夫说有一个老人还在补镜子,就来了。

  杜飞讪笑着,连连搓手,说:“我家附近有个镜伯,专门补镜子,我这就领你去。”

  两人出了门,一路说着话往老街走去。路上应该坐公交车,可两人谁也没有坐车的意思,他们就这样说着、聊着,感到格外亲切和幸福,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两人走进了老街,朱琼芝感到老街亲切、熟悉。

  当镜伯看到他俩走进店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接过朱琼芝递过来的小圆镜,只看了一眼,问:“姑娘,你知道你家这面镜子的来历吗?”

  朱琼芝茫然地摇了摇头。

  镜伯慢慢说了起来:民国时老街有个女孩儿因不满被恶人霸占,用镜子碎片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见心爱的人死了,便将碎片从她心口拔出,也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后来,镜伯的爷爷找到了那块沾满两人鲜血的碎玻璃片,做成了这面小圆镜,送给了朱琼芝的祖母。

  朱琼芝听完镜伯的话,惊得目瞪口呆。

  镜伯说:“我爷爷做的这面小圆镜是把那块碎玻璃片折成两半,再合在一起,所以一做成就有一条裂纹。”

  说着,镜伯把小圆镜镜面转了过来,只见小圆镜镜面居然完好无损,一点裂纹也没有了。

  镜伯说:“我爷爷说小圆镜的裂纹只要消失了,就表明破镜重圆了。爷爷说有一种东西没有合不来,只有分不开,那就是爱。”

  说完这些,镜伯把小圆镜交到朱琼芝手里,对杜飞说:“好了,三天时间到了,你应该把古镜还我了。”

  杜飞赶紧从兜里掏出古镜毕恭毕敬还给了镜伯。

  镜伯说:“去吧!带着你们的小圆镜去过你们的日子。” 杜飞和朱琼芝羞涩地对视一眼,并肩走出了镜伯的小店。

  其实,那面古镜上刻的两个繁体字并不是“随心”,而是“试心”,这是一面可以复制人所有想象的镜子,一旦有人相信了自己的想象,将永远被困在镜中。

  灵异的鬼故事篇2

  1

  大东县地处边境,各色人等层出不穷,闹市中常有多才多艺者靠杂耍谋生。

  一日,本地富家子弟沈信无事在街上闲逛,忽被叫好声吸引,他挤进人群,但见一个身形姣好的女子站立其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只见女子撩起衣袖故作羞怯之态,在众人还未眨眼之际,女子放下衣袖—衣还是那件衣,头饰还是那些头饰,只是整张脸变成一个满脸黑斑的男子,粗黑的眉毛,眯缝的小眼,一口的大黄牙。众人还在惊奇中,那人又用衣袖遮盖,再次露脸时已换作一张老态龙钟的女人脸,嘴里无牙乐呵呵地笑。有好事者上前去拽那张脸,那皮肤紧紧地连着肉,好似眼前就是一个老太太。好事者还未看出门道,女子一转身,又换回自己的水灵模样。

  本县百姓还是第一次看换脸表演,无不惊奇称赞。女子上前三拜:“小女子苏锦初来宝地,请多关照。”她端着铜锣,向众人收银子。

  当苏锦来到沈信跟前,沈信还未从惊异中醒悟过来,他愣怔着从袋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铜锣中,感叹:“奇哉,怪哉!”苏锦见他一表人才却呆头呆脑,禁不住好笑。“公子,我很奇怪吗?”苏锦猛地抬头,又变成一张凶神恶煞的红脸大汉,吓得沈信倒退几步,既而哈哈大笑道:“苏小姐真是奇才,小生佩服!”苏锦被夸得脸红心跳,幸好有“红脸大汉”掩护,未被他人识破。

  此事很快被沈信抛诸脑后,因为他即将大婚,娶的是本县另一富家女李兰芝。李小姐性子温婉,琴棋书画俱通,曾和沈信有一面之缘,两人互为倾心,双方父母很快定下亲事,并在城东为新人购置了宅院。

  新婚之夜,李兰芝问沈信:“你瞧着是我好看还是那苏锦好看?”沈信思忖好久才想起苏锦是何人,说:“那只是一个走江湖的丫头,我被她的表演惊呆,你大可不必介怀。我最喜欢你身上迷人的茶靡花香。”

  2

  两日后,沈信和李兰芝在院里赏花。沈信的一个多嘴随从说那换脸的苏锦失踪了,客栈老板已经报了官。李兰芝停住折花的手,不高兴地说:“大东县每天人来人往,为何要在意一个卖艺女?”

  这一天及至五更,府上家奴突然来报,李兰芝的陪嫁丫鬟雪儿跳井死了。李兰芝听毕号啕大哭,和沈信去看,只见被捞起的雪儿肚子高耸,浑身肿胀,眼睛凸出,样子甚是可怕。沈信第一次见到死尸,骇然失色,让家奴立刻报官。可李兰芝却拦住家奴,哭哭啼啼道:“只因昨晚我骂了她几句,她生气说我不喜欢她就死掉算了。谁知她真就跳井了。这让我怎么活啊?”沈信明了原委,安慰道:“是她心眼小,不求生路,你不必自责,我们厚葬她就是了。”

  李兰芝从此不要贴身丫头,沈信每日好言相劝,但李兰芝的行为却愈加古怪。

  因那沈信不久将要参加乡试,李兰芝四更时便强行叫起沈信读书,沈信懒惰,她就恶语相向。一日五更,沈信在书房打盹,突然传来李兰芝的骂声。沈信被骂声惊醒,烛光跳动中,李兰芝的脸面皮肤里却似藏了一只大虫爬来爬去,令皮肤忽上忽下起伏不定,随着李兰芝骂得越来越大声,脸皮一下子塌陷出一个坑,沈信觉得身上寒毛一,吓得大叫一声跳出书房。

  李兰芝紧跑几步抓住了沈信,那力道之大完全是个男人。沈信战战兢兢回过头,却看到李兰芝的脸还是如初般剔透,哪有什么会爬的大虫?沈信自怨刚刚做了梦,但心生恐惧,再与她亲热时,不免露出为难表情。

  又几日,官府捕快突然而至,要找雪儿去衙门问话。沈信便把雪儿跳井之事据实禀报。捕快说,是为了找寻卖艺女苏锦,有人报官说有一晚看见雪儿和苏锦在一起。而那晚正是沈信大婚的前一夜。

  沈信很是纳闷,一个深宅丫鬟缘何会和一个走江湖的在一起?无奈已是死无对证。

  是夜,沈信翻来覆去睡不着,起身掌灯看书。身边的李兰芝已睡熟,她紧锁眉头似有不悦。沈信轻抚她的眉心,手指抚过的地方却有黏黏的感觉。沈信以为是她脸上的胭脂没有洗干净,便拿过蜡烛看个仔细,哪知火光刚刚靠近李兰芝的脸,就见那张脸倏地一下变成红脸大汉,又快速闪过老态龙钟的女人,继而又是李兰芝,接着黑斑男子脸也来凑热闹,只见这四张脸像走马灯似的交替出现,表情都如惊吓般狰狞……

  沈信哪见过这个光景,扔下蜡烛狂叫着奔出房间,他拼了命地向前跑,像是身后有豺狼虎豹在猛追,直至撞到一个男人身上……

  却说沈信丢下的蜡烛瞬间点燃被褥、帷幔,幸而李兰芝及时醒来,逃过此劫。家奴奔走打水灭火,但火势太旺,眼看着主宅架落墙倒。李兰芝不明失火原因,吓得魂不附体。

  突然家奴发现久未见沈信。一时间,沈宅又乱作一团,大声疾呼沈信。李兰芝犹记得沈信睡在身边,刚刚失惊逃出也未顾及身边是否有人,难道他……

  众人以为沈信已命丧火海,哭喊连天,沈信却急匆匆从外面赶回来,他奔到李兰芝面前关切地查看她有没有受伤,说:“我无法入睡,看书又困,就出去走走。孰料竟发生了这样的事,让你受惊了,实在悔不该点燃蜡烛。”片刻,家奴打扫出一间偏房,沈信和李兰芝暂住在那儿。

  3

  沈信大婚不到一月,宅里接二连三发生不祥之事,令宅中上下不得安宁,妖魔鬼怪之说便在家奴中流传。

  想来李兰芝也受到惊吓,终日避在屋内不出门。可宅里至此不再有安静之日,令人不解之事接连发生。

  头件事是沈信。殊不知他起何心思,失火次日便辞退宅中一干家奴及丫鬟,只留下厨房几个家奴生火做饭。而他似丢了什么东西,誓要把宅子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它。彼时,李兰芝亦觉沈信有事瞒她,但她此时是自顾不暇,脸上皮囊突然松散,难掩恐怖之态,常以面纱遮脸,沈信忙着找东西亦不多问。

  第二件异事是厨房的伙计。这日晚间,伙计打完水,回到炕上休息,忽觉有黏黏的东西套在头上,用手抓却什么也抓不着,但仍感觉有凉凉的黏液正一点一点渗透到皮肤里。伙计来到镜前,镜中却是一个陌生的红脸大汉,伙计急得用手抓破了脸,那张生面孔仍在,伙计似疯了一样砸碎镜子。

  此时,其他伙计闻得怪声跑来,见陌生人穿着伙计的衣服正在房里砸东西。家奴以为是盗贼,几个力大的上前绑了他来见沈信。伙计挣扎着大喊:“是我,是我。”沈信见状说:“你们出去吧,交与我就是了。”

  当下沈信从衣袋里取出一撮粉面:“伙计,此事怨不得我,只怪你命该如此。”然就在沈信要把粉面撒向伙计时,伙计不知怎的竟挣脱绳索,冲进上房内间。

  李兰芝正在内间炕上侧卧,伙计冲进来,吼叫着掐住她的脖子,力道比常人大几十倍,说话竟为女人声音:“你这贱人,为了享福,把我推至井里,现在让你死。”李兰芝被掐得脸色酱紫,翻着白眼,而她脸上的皮肤像鼓起的气球。伙计又以男声说:“都出来吧,我们重新找主人。”

  沈信追过来,看到李兰芝脸上的皮肤如一个个脸罩脱落下来,有老太太脸,李兰芝脸,黑斑男人脸,这些人皮脸齐刷刷立在炕沿边上,三张脸皮摆在一起甚是恐怖。且再看那个被伙计掐着的头,却是一张被火烧过的焦黑脸,眼睛似两个黑洞。

  此时的沈信不知哪来的胆量,说时迟那时快,把手里的粉面撒向伙计和三个人皮脸。人皮脸扭曲着渐渐化为灰烬,而伙计的脸正在熔化,一点一点流下黏黏的液体。伙计疼痛难忍,遂转身扑向沈信,沈信手里已拿着桃木剑,刺向伙计。伙计仰天长叫,叫声贯穿整个宅院,惊得家奴纷纷逃之夭夭。

  4

  如今,沈宅空空,已成大东县无人敢进的荒宅,被称为“鬼宅”,百姓都说沈信和李兰芝被雪儿的冤魂杀死了。

  而事情的真相是,富家子弟沈信早在宅院发生火灾那晚,就被李兰芝那张变幻莫测的脸给吓死了。

  死前沈信方知,娶的人是苏锦而非李兰芝。苏锦的换脸术之所以逼真,是她头上罩的是从将死之人头上脱下的脸皮,这是一种奇幻之术。人皮脸最怕的便是火。那晚,当沈信拿着蜡烛凑近它们,它们感到危险逼近,变为“会变脸的怪物”,吓得沈信扔掉蜡烛逃命。

  巧的是,狂奔的沈信一头撞在来寻找苏锦的大师哥身上。此时沈信已剩半条命,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大师哥见沈信脸色惨白,嘴里念叨着“会变脸的怪物”,知他是惊吓过度,送他嘴里一粒药丸,沈信的气息方缓过来。

  大师哥看他的样子猜到了什么,问:“你认识苏锦?”沈信说:“在街上看过她表演,刚刚我夫人脸上出现了她表演过的三张脸。”师哥说:“我是苏锦的大师哥,正在找她。你娶的就是她。”沈信摇头说不是。大师哥悲哀地说:“想来李兰芝已经死了。你看到的是她的脸皮。这其中必有很多渊源。”

  沈信气愤至极:“我和苏锦只见一次,定是她贪恋我的富贵。想来,雪儿是发现她的秘密而被杀,她逼我读书考取功名,为能享受更多富贵。现如今,我还怎敢面对她,死了算了。”沈信咳嗽不断。大师哥叹口气:“我这师妹也是命苦之人。小时被父母卖了,被主人虐待,又被火烧了脸弃在荒野。我师父收留她,并教她人皮换术,让她有一个糊口之技,也可有颜面示人。然苏锦本是善良之人,定是她施了太多人脸,又因她技术不成熟而被人皮控制。可人皮需主动从主人脸上脱离,否则只能用火与主人一同烧掉,方使它们灭绝。那样苏锦的性命也要……”沈信虚弱地说:“今我大限将至,李兰芝和雪儿因我而死,我罪大恶极。你把我的脸皮取去,也来个以假乱真,安抚那些鬼脸,以求找到救出苏锦的办法。”

  大师哥见沈信身体已然无药可救,便答应了他的请求,取下沈信脸后,匆匆埋了他,以沈信身份回到家,却不想宅里发生了火灾,大师哥查看苏锦发现她丢了一张脸,急忙寻找。

  丢失的脸便是红脸大汉,火灾发生时,它逃到家奴水桶里,跟着掉到井里,雪儿冤魂又附上它,借打水伙计的身体出来作恶。

  却说大师哥一剑除掉雪儿,苏锦方明白眼前的人已不是沈信。她跪倒在大师哥面前求原谅,大师哥质问她为何要杀人。苏锦哭着说:“那晚,李兰芝命雪儿来找我,她听说沈信曾被我的表演所震惊。可雪儿不在我们身旁时,我的红脸大汉人皮操控我杀了李兰芝,还取下李兰芝的脸皮。我没有办法控制它们,只能任由它们行事。又因那几张脸常起矛盾,被雪儿发现异常,它们又杀她灭口。”

  大师哥听罢摇头叹气,带着苏锦离开这里。从此,师父不再传授人皮换术,这门奇幻之术至此消失。

  灵异的鬼故事篇3

  火车摇摇晃晃,时不时发现巨大的声响。在这样的环境下睡觉,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不,一直到抵达目的地,我都没有睡着。

  听到火车到站的广播,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整节车厢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我想这应该是正常现象,深夜的列车即使一个人也没有也有可能。

  走出车门,我打了个寒颤。天很冷,让刚刚还处在温暖车厢的我无法适应。车站很冷清,因为这一站只有我一个人下车。

  一下车,我看到了一个车站工作人员。他就站在车门右前方,离我约四五米,是保证乘客上下车安全的人员吧?但在深夜,似乎没必要。

  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我便看到了他身后的景象。

  我看到了一幅诡异的画面:他的身后是另一个站台,没有列车,但却整齐地站着一排女人。她们背对着我,有的人穿着学生制服,有的人是上班族的打扮,还有的人是休闲打扮。我数了一下,有七个人。尽管无法看到她们的脸,我却感觉到她们不用转过身也能看到我。

  我看了一下时刻表,下一列火车还有一个小时才会来,这七个女人没有任何理由会出现在这里,除非……我马上知道了工作人员站在这里的理由。原来传说是真的,我浑身直冒冷汗,忍不住握紧行李。

  “不要看了,快点儿走吧。”站务人员看到我的表情,说道。我默默点了点头,往车站出口走去。

  在来这里之前,我在网上看过关于这个车站的传闻。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连环杀人案,受害者皆是年轻女性。凶手是从外地来的,杀了八个人后乘火车离开。后来那些受害女性就出现在站台,观察每一位旅客看到她们的反应。如果是真正的凶手,在下车后看到她们的背影,就会感到恐惧,而她们能感受到凶手的恐惧,这样她们就能找出凶手。

  还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走出车站,运气很好,车站外还有一辆出租车。我上车之后,看到司机一边开车——边打着哈欠,我很担心他会把车开到沟里去。为了提神,我跟他聊起了车站的传闻,并且告诉他,我刚刚看到了那些女人。

  而司机则说:“那个故事啊,在我们这儿有很多版本,你要不要听听?”

  在车上也没事情,我就听司机说了起来。以下就是司机大哥说的版本。

  这个故事的主角也是个出租车司机,也是在深夜时刻独自一人在火车站外面等乘客。虽然是深夜,旅客不是很多,但他仍想试试看。

  突然,一个女人从车站走了出来,司机正想问她要不要坐车,但突然发觉不太对劲儿,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毫无征兆。刚刚并没有火车进站,上一列火车到站是一小时前的事,下一列火车还有二十分钟才会进站。这个女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女人面色苍白,什么东西也没有拿,看起来也不像旅客,那么她到底是谁?司机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有问题,但他还是不受控制地问:“要坐车吗?”

  女人只是冷冷地瞄了司机一眼,吐出三个字:“不是你。”然后,女人转身走回车站。

  司机害怕得无法动弹,他一直思考着女人那三个字的意思,直到天亮,他也没有再看到那个女人从车站内走出来。

  “那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好奇地问。

  司机说:“大概是说那个司机不是凶手吧,因为听说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不是旅客,而是出租车司机。那个女孩的魂魄应该是在找杀她的司机。”

  “哦,那你见过吗?”

  “没有,我不信这些。”司机透过后视镜对我投来一个怪异的眼神,“喂,小兄弟,我有一个问题。”

  “嗯?”我答应着,脑子里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传闻中有八个死者,为什么我刚刚在站台上只看到了七个,还有一个呢?

  这时,司机的问题传到我的耳中:“我们谈的是不是太恐怖了啊?你看,你女朋友吓得都不敢说话了。”

  “呃?”我有些迟钝,“你……你说什么?”

  司机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他透过后照镜看着坐在我旁边的“女朋友”,说道:“小姐,不用那么害怕,头不用那么低啦,你又没做错事……”之后司机的声音突然像紧急刹车一样停住了,我感觉司机仿佛看到了那个“女朋友”抬起了头,而他认得那张脸。

  一个悲怨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就是你。”

 

猜你感兴趣:

1.超吓人的短片鬼故事

2.鬼故事段子

3.10个经典的励志小故事

4.50个恐怖推理故事以及答案

5.小时候听到最吓人的传说

本文来源:http://www.jinantutor.com/gs/294189.html

上一篇:解密 电视剧_解密端午
下一篇:最后一页

扩展阅读文章

今安美文网 http://www.jinantutor.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今安美文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