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今安美文网 > 诗歌 > 现代诗歌 > 二人转黄段子

二人转黄段子

来源:现代诗歌 时间:2018-10-09 18:30:02 点击: 推荐访问:乡村二人转黄段子视频 二人转黄段子大全

【www.jinantutor.com--现代诗歌】

二人转黄段子篇一

李金生

读《传播符号论》的感想

李金生 戏剧与影视学 1421011246

卢梭曾说过:古人最有利的表达方式,不是言辞,而是符号;他们不是去说,而是去呈现。

其实随着时代的变迁,符号所发挥的作用并没有减弱,反而在不断增强,尤其在现代这样一个多元立体的传媒时代,符号更是发挥着空前重要的作用。简单的说符号就是代表另一物的某物或被赋予意义的任何事物,现代符号学鼻祖索绪尔把人们一般意义上说的符号成为能指,把它所表达的意义叫做所指。能指和所指不可分割,能指对所指具有唤起性,特定的能指和所指构成一定的意指关系,这种意指关系一旦建立就具有稳定性。现代符号学的奠基人最基础的符号意指关系有三种:图像,指示,象征。如中央电视台的天气预报的背景音乐《渔舟唱晚》,一开始只是一个背景音乐,但经过长久的播放以后,一种新的意指关系被逐渐建立,能指就是《渔舟唱晚》的优美的旋律,所指即为天气预报,前者能马上唤起后者,并且在一定时候,前者唤起者的地位不可动摇。这里不妨提提最近比较郁闷的赵本山,赵大叔之所以能够成名,是因为他出色的完成了对两个所指的能指构建:农村人和大忽悠的形象。而他的成名,也成为了小品的能指。这种能指的构建一方面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成功,但也让他陷入了危机之中,他的小品能指表面上看是通过农村人或老实人,甚至是以残疾人为能指,通过对这些弱势群体的嘲讽和挖苦来达到自己的所指,这必然会招到批评和非议。同时他的“二人转”也被批评低俗,庸俗,通过一

些黄段子来博取观众的欢笑,这种能指代来的所指对人们来说是有害的。因此现在赵大叔陷入了危机之中也是可以料到的。从传播符号学来看,赵大叔现在考虑的问题是如何找到一个健康向上可以传播正能量的符号(能指)来表达他的所指是摆脱危机的关键。正如习大大所说的艺术不能成为市场的奴隶。再举个例子,飞人乔丹,在“乔丹”这个符号体系中,既有图像符号 又有象征符号。媒体上有关乔丹的肖像、漫画、以及视频影像构成乔丹图像符号的能指体系,当我们看到印有牛头的23号球衣时,就会想起乔丹。而他的所指则表达了在美国不存在种族歧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努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很好了宣传了美国的价值观即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有成功地机会。

传播和符号是两个领域,有不同的研究内容,但同时又有许多的相同之处,如何把两者有机的结合成为传播符号学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特别是在当代传媒业不断融合的情况下,更具有启发意义。

二人转黄段子篇二

满洲里4

满洲里掠影——北屯农家院墙上的壁画

黎云昆

北屯农家院最有意思的不是那里的东北农家菜,而是直接用颜料画在墙上的壁画。这样的壁画在每个包间都有。

诊所一图(图一115212),形象地表现了农村一糊涂医生的现状。这样的农村医生多半也会相面和算卦。

打牌一图(图二115249),两人吵了起来,大约是由于作弊。那个叫侯厉害的家伙站起来怒斥庄二愣,后者显然理亏,好像在狡辩。而在他们吵闹正凶的时候,那个叫刘一手的家伙,正在与叫胡整的一起在倒牌。有意思的是墙上的通知,“周六若不发工资,大家一起围攻会计室”,由通知可知,他们打牌还不是一般的玩耍,而是赌钱,但没有现钱,因为工资没有发下来。看来欠发工资已经有一些时日了,于是大家只好采取激烈的手段。

集市一图(图三115326),买水产的“鲨鱼王”大约对裤兜里装着酒瓶、手里拿着卷烟的“刘传说”跑去和叫“阿里荷”的卖鸡蛋的女人瞎搭讪感到愤懑。“鲨鱼王”的摊子上放了一把大号苍蝇拍也说明了这里的卫生条件不容乐观。

音乐会(图四115354)一图表现了东北农村百姓在“猫冬”期间的自娱自乐。图中所有人物的名字均有一定含义。指挥得意忘形,裤子掉下来都顾不及。那位拉手风琴叫“仁来风”的,明显有着俄罗

斯血统。手风琴也是从俄罗斯传入我国的。

卫生监督(图五115424)一图,女卫生监督员一把抓住正准备在“不准随地大小便”的地方方便的“钱烈宪”,并警告说“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就泡汤了吗?”真是语带双关。“钱烈宪”的回答也是妙语连珠。

拔牙(图六114932)一图,牙医兼做兽医,兽医站也是牙科诊所,医生的名字是“夏死手”,患者的名字叫“大马牙”,全都对得上。患者被绑在绑牲口的木架上,想不干了都不行,只得让牙医将大号的钳子伸到自己的嘴里。

下棋一图(图七115815),图中七人,各个都用的是神来之笔,尤其是眼神,烁烁放光,全都聚焦在棋盘之上。那个高高坐在椅子背上的叫王长江的家伙,看来是胜券在握。那位叫蒋不思(将不死)的老者,面对残局,依然稳坐钓鱼台。其余的人,包括老支书,都在帮着老者出招。图中的题诗很精彩。诗曰:人生就像一盘棋,何去何从是个迷。进退躲闪各有道,自暴自弃来不及。马卧槽,车沉底,炮打迎头命休已。帅用士,两边支,车将不咋的。卧槽马,并两卒,跳错肋,还不服。飞中相,挺中卒,炮平三九战三伏。

跳舞一图(图八115641)形象地说明了,东北农村的群众娱乐活动并不仅仅限于扭大秧歌、二人转和黄段子。尽管身材不那么苗条,面庞不那么娇美,但舞姿还是无可挑剔,而且跳得那么痴迷。

偷窥一图(图九114831)最妙,那个蹲在地上方便的姑娘,根本就无视“此处为案件多发地”的警告,带个大号手电筒便径直而去,

而且面对偷窥者毫无惧色,怒目而视,根本就没有把那个小毛头放在眼里。此图把东北农村姑娘那种大胆、豪爽、泼辣的劲头,表现的淋漓尽致。那个傻小子光顾看风景了,却忘了提防旁边正在向自己下手的家伙。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最引人入胜之处在于厕所的表达,号称“解放区”(图十115610、图十一115621)。广西一地称厕所为“轻松山房”,超然脱俗。广东一地称厕所为“解忧所”,高雅之至。唯此地“解放区”最为直白。男解放区称“男毛楼”、女解放为“女毛楼”。毛楼为东北地区农村对厕所的称谓。东北尽管冬季天寒地冻,但人们并不习惯在居室方便,一定要到外面用木板或苇草围成的处所去。这样的地方被称作“毛楼”。

这些壁画无论是内容,还是画技,都十分高超。没有署名,没有落款,只是画手随意涂来。

古人云“百里之内,必有人才”,良有以也!

图一115212

图二115249

图三115326

图四115354

图五115424

图六114932

图七115815

图八115641

图九114831 图十115610 图十一115621

二人转黄段子篇三

大腕的财富

1983年央视首次推出春晚后,“看春晚” 几乎成为“民俗”,但随着近几年央视春晚的商业化、市场化,央视春晚已经遭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的反感,甚至连很多明星都不屑于登上春晚的舞台。更多网民在中国的各个微博上都表示,自己拒绝看春晚。

赵本山与章子怡

在“千夫所指”的春晚里,赵本山师徒的低俗小品就更受舆论谴责。评论作家丁晓宇称,“赵本山师徒丑化亵渎了中国农民与男人。”赵本山电视剧里的农民形象多残疾:刘能,结巴。谢大脚,脚大。赵四,面夹痉挛。刘大脑袋,脑袋大、眼疾、瘸腿。王天来,甩头。王木生,大舌头。王大拿,装腔作势。赵本山的小品里,大多拿农民开涮。有时,自己也经常模仿自己瘸腿、瞎子的叔父(自己的启蒙老师)的瘸、瞎并来上两段,还为自己的演技引以为豪。难道中国农民的形象就是这样的?无独有偶,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作为赵本山得意门生的小沈阳,一出场就是把中国男人当太监看,当“二鸡妞儿”去亵渎。

虽然有网民评论称赵本山不能代表农民的形象,但央视给了赵本山不经审查、不需彩排的诸多“特权”,称霸了央视春晚的霸主地位,网络评论称:“春晚需要赵压轴保证收视率,而日薄西山的赵本山更需要春晚大舞台‘维火’、‘推徒

弟’,进而为自己的‘赵本山王国’谋取巨大经济利益,双方可谓是‘互利双赢’、‘皆大欢喜’。”有网民说,“春晚和赵本山就是三俗的代表——低俗,媚俗,再加恶俗!”《中青报》评论员曹林更痛批春晚只有一个字:伪;“伪流行、伪亲民、伪艺术、伪幽默”。

赵本山与林志玲

而这样的“伪”,更表现在“爱国”上。2011年开年第一雷语,就是赵本山的“我买飞机是为国争光”。《长江日报》王石川评论道,“明星有钱了,别说买飞机,就是开飞机,甚至投资火箭,都未尝不可。但是,把买飞机与为国争光扯上钩,就有点不伦不类了。买飞机与为国争光之间,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关系,赵本山强行将之嫁接,这是‘拉郎配’。”王石川指出,“说白了,赵本山的‘买飞机是为国争光’,传递的是一种矫情,更透露出了一种爱国煽情,仿佛一拿为国争光说事,不仅陡然使自身形象高大起来,也可有力反击舆论对其炫富的质疑。还需一提的是,据称赵本山已入籍加拿大,如果属实的话,即便买飞机是为国争光,难不成是为加拿大争光?”

《粉丝网》论坛评论说,赵本山买飞机,不知道他给国家争了什么光?让西方人称赞中国人很有钱?假如真是这样,那不是为国家争光,那是给国家丢脸,因为90%的中国人没有钱,还有几千万孩子因为家里贫困无法上学,更有几千万年轻人因为房价太高无法结婚。{二人转黄段子}.

《天涯论坛》华阳杨批判赵本山说买飞为国争光是假真诚真忽悠,“还好,他买的是飞机,若他买的是飞船,那就该说成是为地球、地球人争光了——这赵本山难道是演小品《卖拐》系列太入戏,分不清戏里戏外了么?”网络作家中国娃娃撰文,“买一架飞机就是‘为国争光’,赵本山以为国家就是自己的吗?或者认为自己就代表着国家形象?赵的幽默或许能博人一笑,但此等的逻辑和狡黠只能引得大众反感。”

{二人转黄段子}.

赵本山沈阳豪宅

评论作家郭春孚评论:“像赵本山这类人对社会的贡献再大,也比不上一个科学家吧?比不上一个教育家吧?如果赵本山的确是中国和世界公认的艺术大师,那么他能买得起航母,人们也不说什么了,问题是他的小品庸俗不堪,甚至为了赢得掌声,提高收视率,故意迎合一些人的低级趣味,具有明显的媚俗特征。”

郭春孚指出,赵本山到美国巡演惹出了一大堆“新闻”,其中大多数为负面的。尽管他本人一直坚称在美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演出空前成功,但从国外网站上看到的报道却相当难听。更有甚者,还有人要起诉赵本山歧视残疾人。

纽约作家毕汝谐撰文说:赵本山其人相貌委琐,节目内容庸俗,言辞粗鄙,却能够红遍大江南北,创造天文数字的票房价值,并且赵本山本人成为春节晚会的台柱,十几年如一日。究其原因,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已故相声大师侯宝林、马三立等起自旧中国的街头地摊,却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摆脱低级趣味,寓教于乐,赢得健康的笑声,使相声得以登大雅之堂;侯宝林甚至荣膺北大中文系名誉教授,开“曲艺概论”课程。今日中国,大众的艺术趣味、精神境界日趋低下,排斥严肃文化,追捧低劣作品乃至糟粕;赵本山顺势开历史倒车,将旧中国街头地摊的噱头找回来,奉为至宝,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这样一个活宝,却成为观众的宠儿。

赵本山的北京宴会厅

一位知情人士在天涯发帖称:“赵本山在现实生活中的忽悠本领也十分了得,他在蚁力神分红达2个亿,代价是无数的百姓倾家荡产。赵早做准备,留了后路全家办加拿大国籍。赵刚开始移民加拿大他自已也承认了,后来见影响大了,又矢口否认,并还留下了以后送子女出国的余地,以后就说是探望子。既然中国观众是他的衣食父母,没有观众的厚爱就没赵本山的今天之成功,那他为什么偷偷摸摸入了加拿大国籍呢?大伙都知道加拿大与我国至今没有司法引渡条约,赵本山

只不过是想不出事时还在国内混,挣中国人的钱。风声紧时一拍屁股回他祖国加拿大。你说他厚道吗?

不少网民叹息:中国文艺界的悲哀,靠嘴皮子发财的人居然中央台还捧他。有网民直言:“这正与权贵阶级的骗人忽悠相迎合,臭味相投了!”

有人说,赵本山很牛,因为全国观众每年除夕等着他的春晚小品下酒。有人说,赵本山很牛,敢把被纽约华人炮轰为“下流”的二人转节目带到美国去。而赵本山更牛的是,听到了批评之后,还会像他的经纪人所说的那样不屑一顾——演自己的戏,让别人去胡说八道吧。

赵本山三亚别墅

美国观众对赵本山的批评:赵本山的演出团队,演员上台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演员模仿残疾人,内容庸俗,言辞粗鄙;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赵本山以嘲笑他人的生理缺陷为能事——这根本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而是低俗文化或曰“伪文化”。

人们不禁想到,近年来韩国影视作品在海外市场的强势扩张,令人瞩目。韩国影视作品在我国也受到观众热捧,被称为“韩流”现象。韩国影视作品里面的人物看起来都是青春靓丽清纯可人的,可骨子里却又都非常传统,描写的家庭故事,彰显的文化精神全部围绕道德核心进行,即忠孝诚信礼义廉耻。韩剧表现的爱情大都浪漫、纯洁,绝少有性元素的暴露与表现,更不对“婚外恋”、“一夜情”的宽容甚至嘉许。韩国影视作品以生动细腻地反映现代家庭生活和人际关系见长,情节之所以让中国人感动,就在于这些作品的文化内涵在人们内心产生了强烈共鸣。不妨设想,倘若韩国影视作品也以讽刺残疾人、戏弄肥胖者、嘲笑精神病患为能事,还能有中国 “韩流”吗?!

“忽悠”一词出自东北人的口语,有“拐、蒙、骗,说大话”的意思,本来流传并不广的一个词,由赵本山之口流传中国大陆乃至海外。大陆权贵阶级刻意要把赵本山打造成“小品大王”,“超级大腕”,但许多人却认定赵本山乃是一个“忽悠大王”。

赵本山的劳斯莱斯

赵本山曾对记者说,“吃不饱,这是童年留给我最强烈的印象。印象中那时候几乎没吃过整顿的饭,当时最大的理想,就是想离开农村,农村太苦了。”想离开农村的赵本山找到的离开农村的终南捷径,是搞歌颂的文艺宣传,而使用的主要表演形式是二人转。

有一位东北人这样谈到二人转时,这样说:“由于二人转及其演员的走红,使得二人转几乎成了东北的象征,身为东北人,我却因为二人转感到深深的耻辱。二人转在东北也绝不是什么所有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身为东北人,本人对二人转极为厌恶,我认识的人中多数都没到剧场看过二人转,因为二人转在它的源生地东北,二人转的走红也只是这几年的事,在此之前它登不上大雅之堂,正规剧场不可能上演这种东西。二人转只能在一些边远的小剧场甚至是农村演出,并且只有在农村最受欢迎,就是在二人转红透大江南北的今天,在东北的任何一个大城市,想找一个演出二人转的剧场都不是很容易,原因很简单,二人转实在是太俗了。

二人转的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通俗,二人转只能说是低俗粗俗,甚至于可以说是下流的恶俗。在东北的小剧场中,二人转绝不像电视上看到的那样,虽然电视上看到的已经很不像样了,很多下流粗俗的东西充斥其中,二人转中的黄段子荤段子东北俗称‘趔大膘’,其粗俗暴露不亚于脱衣舞,甚至还没有脱衣舞的美感。”

“二人转另一个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方是无耻,很多二人转演员本身就是以丑为美,以出卖自己的尊严职悦观众,在出卖自己尊严的同时,更会无耻地践踏别人的尊严,尤其是残疾人的尊严,赵本山的成名作是模仿盲人,很多二人转演员最拿手的就是模仿傻子、瘸子、弱智、口吃,不信的话你可以随便买一本二人转VCD,从头到尾几乎都是这些东西。

二人转黄段子篇四

百年辗转二人转

百年辗转二人转——《新文化报》2014.12.24

《新文化报》2014.12.24B07版

■本报记者 一陶

2014年,二人转再度陷入“揪心巴拉”的处境,“来大膘”成为严重的禁忌(“来大膘”意为说脏话,念作三声“来”)。用长贵的话来说,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来”,“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回望二人转百年来的沉浮史可知,这或许是又一次轮回。

2009年,媒体曾经以《生于江湖,但不能死于庙堂》为题报道二人转。这一次,二人转会娱乐至死?

二人转市场风雨飘摇

“现在人们欣赏水平提高了,那种演法很多人接受不了”——二人转乐手大雨说。

据媒体报道,赵本山今年接连缺席三级文艺座谈会,东北二人转,再度陷入漩涡。 清华大学教授肖鹰日前再度因批评赵本山二人转作品低俗而和崔永元掀起争论。 姜昆在今年铁岭举行的二人转研讨会上说:“之前有人做过调查,在网络搜索二人转的视频,打开的5800条中,有2/3都跟黄色有关。”

11月29日,《解放军报》刊发文章《文艺要传播正能量》,文章说:“二人转本是流传很广、以唱为主的民间文艺活动,有着许多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但这几年,有些二人转团体几乎完全抛弃原有的艺术风格,改为以说社会上流行的荤段子为主,也不唱二人转的曲调了,而是掺杂流行歌曲,翻几个跟头,玩几个不伦不类的杂技动作。还有些相声、小品,没有主题思想,没有艺术品位,只有互相丑化、谩骂和调侃。”

这不是脏口二人转遭到第一次狙击。在二人转登堂入室,从田间地头进入城市,进入电视时代开始,非议从来不断。

在重庆活跃的长春二人转乐手大雨说:“剧场的上座率没有以前高了。二人转在外面演出的还有一些很糟糕的东西,不光是脏口,什么下流动作啥都有。现在人们欣赏水平提高了,那种演法很多人接受不了。即使接受,也会把二人转的形象抹黑。”

“我个人认为,今年各地春晚如果没有赵家班的人出现,二人转的形势应该到终结的时候了。”他忧心忡忡,“二人转很不乐观,基本上也就到这了。”

大雨所在的重庆,“二人转曾经很火,把单人搞笑挤得都没地方了。现在是单人搞笑为主,二人转市场小了。”他说。“现在唱二人转的,稍微有点想法的,都在琢磨另寻事做。”

大雨的师傅张涛号称“东北第一丑”,现在开饭店,还在接一些商演。早年费尽心血学的唱段,随着演出模式的改变,多年无用武之地,“我都快洗手不干了。二人转也就这样了,现在就是搞笑组合,二人转都脱轨了。传统二人转在长春,也就一些小地方能看到。”他说。 大雨在长春开了4年的二人转学校,生源萎缩严重,在今年9月出兑。

吉林省地方戏曲剧院院长罗成金说,“受市场冲击,那些所谓社会上的那些二人转的冲击……传统二人转确实处于危机中。”他说。

白城的二人转演员赵佳俊,进大安市剧团转正一年了,他选择进入体制获得部分保障。“市场不怎么好,老板们对演出很谨慎,演员放不开。以前多少有些荤口,现在不行了。但没有这个,老百姓就觉得不太搞笑。”他说,市场在萎缩,演员也在减少。但真正有实力的演员,能够做到雅俗共赏的演员还是有市场的,浑水摸鱼的演员就要被淘汰了。他认为这种趋势今年比较明显,和近期二人转的争议有很大关系。

出身沈阳的年轻女学者吕慧敏认为,作为生长在东北的“土得掉渣儿”的艺术,二人转自诞生以来,虽屡遭遇波折,却以其亲民的形式和内容受到东北人的喜爱,就像车轱辘菜一样在乡间的泥土之中踩不死、压不败,生生不息。

2006年,东北二人转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东北风剧场、刘老根大舞台也都被命名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

该保护的是什么,传统二人转?被打击的是什么?脏口、粉词?

回顾二人转近300年历史,二人转屡次进城,屡次被驱逐、查禁。在雅俗之间,绿色和脏口之间,二人转的江湖从来不少风波。

查禁—改造—繁荣—转变

二人转命运流变史

清末~日伪 屡遭查禁

1885年 查拿

这是清朝光绪年间,奉化县(今梨树县)编修的《奉化县志》中记载:“趼趼(即蹦蹦)之戏,淫亵之甚,男妇纵观,实为伤教,亦经知县钱(钱开震)先后查拿。”“蹦蹦”就是当年的二人转。

1913年 禁止

八月十二日,奉天(沈阳)行政公署以戒恶惩淫为由,下令对小河沿、西门外之蹦蹦,“从严禁止,勿稍容纵”。这是最早的省级机关查禁蹦蹦的记录。同年八月十五日西安县(今辽源)知事公署布告“布告全境人民一体,蹦蹦戏一项,不做演出。”

1917年 取缔

盛京日报载有:(长春)新市场洛子园演唱洛子中带有蹦蹦一戏,过于淫荡, 十月十八日,“

经警亭取缔,该园昨日倒闭。”

1936年 禁止

1936年《安达县志》记录二人转被打压的历史,“乡民娱乐之事除正月间唱秧歌、跑旱船以外,尚有一种蹦蹦戏多在秋末冬初农暇之时,七八人或者十数人组成之,于各大车店或者乡村大户人家夜间开演,每一次出场大概二人。一则抹粉带花,身穿彩衣,乔装妇女,一则头戴毡帽、声调各异,杂以胡琴、檀板并各种乐器,亦颇入耳堪听,惟其行动冶荡、言词粗鄙甚,丑态百出,莫可名状。官府以其有伤风化,时加禁止。虽未净绝根除,然亦不如以前之盛也。”

1944年取缔1944年五月,日伪当局再次发布取缔蹦蹦戏公告,伪军警大举搜捕蹦蹦艺人。

解放战争时期 获“艺术”之名1947年受旗1946年,老艺人徐生带弟子进哈尔滨献艺,次年受赠“艺术先声”锦旗。其背景是新政权贯彻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开始大规模调研和建构“民间文艺”。

新中国成立后 改造带来巨变

1950年 改造

政务院发布《关于戏曲改革工作的指示》,明确规定戏曲改革改制、改人、改戏的三大任务。民间艺人自由的演出方式被打压,最后改造成宣传队和剧团的演出方式;艺人也多次进入“旧艺人训练班”学习,加强思想改造,自觉地把二人转当成教育农民的有力武器。 用姜昆的话说,当年改造后,国营二人转丢掉了“丑”,丢掉了“说”;现在的民间二人转丢掉了“旦”,丢掉了“唱”。

有学者认为,对二人转的改造最大损失在于主要由丑角承担的说口、使相等喜剧性表演几乎删消殆尽,在突出完美高大阶级英雄的样板戏模式中,二人转成了“严肃的歌舞”。 1952年 改名

东北二人转旧称蹦蹦,新中国成立后戏曲“三改”强调了地方戏的作用,艺人们学习后一度称之为“地方戏”或“东北地方戏”。

辽宁二人转专家耿瑛回忆,1952年12月,当时的辽东省民间艺术团汇演时,蹦蹦艺人要求将蹦蹦改名,经讨论,决定将蹦蹦改称为二人转。1953年,很快在东北普及。 在今天,普遍把转手绢和舞彩绸扇看成是传统二人转的标志性绝活,但事实上,这两种招牌式表演都是在解放后的文艺会演中出现的,尤其前者,有老艺人回忆,甚至是为表现“轰隆隆的机器转得欢”的社会主义大工业生产而发明的。

二人转升级后,很多艺人进入国家或地方剧团,与清朝和民国时期朝不保夕的生活完全不同。1951年,东北师范大学音乐系请著名二人转艺人程喜发去教课,二人转第一次走进了高等学府。

1955年 结束男扮女装{二人转黄段子}.

女演员逐渐增多,结束男扮女装历史。内容上对古典剧目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坚持剔除“低级、庸俗、丑恶的表演”;发展“健康、幽默、风趣的优良传统”。

1961年 毛主席的好评

蔡兴林在中南海举行的庆祝建党四十周年的演出中,演唱的《王二姐思夫》和《大庆子》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喜爱和好评。

1962年6月,周恩来总理到吉林视察时,看了孙桂兰和王希安(原舒兰县老艺人)演出的二人转《劈关西》,还同演员合影。

“文革”前,在东北局第一书记宋任穷的重视下,二人转艺人地位空前提高,东北三省均有二人转演员出任人民代表。在那个年代,红色二人转《江姐进山》、《雷锋参军》等曲目盛行一时。

改革开放后 市场新生

改革开放后二人转艺术获得新生。从二人转近三百年的发展历史看,3/4以上的时间,艺人都处于社会最底层。

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市场变化和文化体制改革,二人转舞台产生巨变。从传统二人转的式微到说口二人转的兴起,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传统二人转演出。

2006年 东北二人转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至今已经8年。 ■附件:

二人转小帽《艺人翻身小调》

提起了地方戏啊,

不说也耳闻啊。

向大家来介绍,

我是一个做艺的人哪。

从小我的家贫寒哪,

走进了江湖门哪。

戏主们关了门啊,{二人转黄段子}.

拿着我们不当作人哪。

说什么叫做春哪,

说什么叫做粉哪。

越砢碜(指脏口、荤段子)越粉了啊, 他说是越过瘾哪。

东方出了太阳啊,

来了共产党啊。

穷人才翻了身哪,{二人转黄段子}.

又把这戏来唱啊。

万万也没有想到啊,

来了四人帮啊。

把我们唱戏的呀,

全都给咱撵下了乡啊。

有的进了工厂,

有的到了农庄啊。

硬逼我们唱戏的啊,

全都改了行啊。

白天我们把活干啊,

五谷不分杂粮啊。

到夜晚我睡在牛棚啊,

两眼泪汪汪啊。

说错了一句话啊,

高帽给戴上啊。

二人转黄段子篇五

浅谈非主流文化

浅谈郭德纲非主流相声文化的“高雅与低俗”

陈启明 生技1107 20110406 摘要:非主流相声的定义:不让人笑,却让人受教育,这是主流;对着镜头说,而不是对着活人说,这是主流;将驾驭相声的精力用于驾驭相声界,这是主流;在群众满意之前先让领导满意,这是主流。也就是说,谁把相声的传统颠覆得越彻底,谁就越主流。除此以外的相声都是非主流。 导言:前段日子,一个曾在美国任教的华裔教授听说郭德纲很红,慕名在网上听了一些郭德纲的相声。听完后她说感到极其震惊,质问道:为何如此低俗恶劣的东西能在中国大行其道,甚至还有众多中产阶级趋之若鹜。

她指出了其中一些低俗相声中恶劣的价值观,其中有一个叫“凤姐家世”的段子,整篇都以污损和践踏一个相貌丑陋矮个子的女孩为乐。

比如说她的照片贴门上辟邪,贴床上避孕;香港回归那天,街道干部不让她出门,怕英国人看了就不给香港回归了;还有,这位丑女夜里被流氓强暴后,还满街找流氓,希望别人再给她个流氓,说这是福利;最后,她被最没人性的犯罪团伙绑票之后,还赖着和这些罪犯结婚,结果这些罪犯们宁死不从。

这位教授还说,这种以侮辱人格、侮辱妇女为主题的丑陋表演,在一个健康的社会是不可能受到大众追捧的。一旦有某个知名艺人搞了这种表演,肯定会招来一些妇女团体的强烈抗议,也必然不为主流社会舆论所容忍。

正文:

(一)“权.利”不是简单二分法

对于现代自由社会而言,选择高雅或是低俗的艺术和文化,实在是一个人的权利。任何社会都有一些低俗的文化因子存在。但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如果一个社会的文化生活充斥着这些低俗的东西,艺人们竞相低俗,最低俗者大行其道,连大众主流都加入了追逐低俗的行列,那这个社会一定是出了问题,这是一种社会文化和素质溃败的标志。

在郭德纲弟子打记者事件之后,对于郭德纲事后表现出的法盲加流氓的嘴脸,舆论大都表示了厌恶,然而,在央视将郭德纲列为“三俗”典型之后,许多公众却倒向了郭德纲这一边。这确实又验证了近些年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有人如此判断真伪对错:凡是CCTV说错的,就是对的,凡是CCTV说是真的,那必然是假的。

不过这种简单的二分法实在有些靠不住。被央视列为“三俗”典型的郭德纲在一些人眼里似乎立马成为了民间被压制的弱势群体的代表,似乎成了民间艺术的代言人。

在我看来,与其把郭德纲看成是公权力干预文化的受害者,不如说郭德纲正是长期以来公权力干预文化而产生的一个怪胎。正是因为文化事业长期受到公权力的干预和垄断,才使得整个社会的精神文化层面荒漠化、盐硷化,文化心理和欣赏品位向最低级的看齐,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和土壤,郭德纲那样的“痞子”才会被当成民间力量的代表,他的“三俗”表演反而被众人追捧。

(二)“郭三俗”们是怎样炼成的

在过去的一些极“左”的年代里,由于宣扬工农的革命文化,将文明进步所必需的礼仪、修养、优雅和品位,一以概之为虚伪、奢侈和矫揉造作的“四旧”或者是“腐朽的资产阶级情调”,取而代之的是赤裸裸的野蛮和粗鄙,社会文化品位一落千丈。

文化自有文化的发展规律,艺术往往有着相当专业性。而过去的“文化革命”却要从财产制度和职业定位上彻底消灭这种区分和分工,让外行领导内行。这必然使得整个社会的欣赏品位都向最低一等看齐,社会文化必然背离文明,走向粗鄙和低俗。

自由、开放与多元是文化繁荣的前提,而我们过去的政治往往强调的是权威、控制和统一。政治和文化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公权力对文化的过度干预和控制,必然使文化走上单一、庸俗乃至于濒于消亡。

“文革”10年,浩若星海的中国艺术被彻底禁绝,只余下了8部样板戏与9个样板作品。这样的单一的文化生活使得人的精神的丰富与深度逐渐丧失,精神匮乏的人必然只会欣赏最简单的、最粗鄙的、最肉身化的东西。

时间一长,这样氛围下的人群已经无法欣赏复杂的交响乐,无法欣赏不温不火的戏剧,他们只能欣赏最直接刺激感官的东西,比如看男人扮女人觉得好玩;看二人转的男女调情和黄段子才觉得兴奋;看小品相声里插科打诨、嘲笑生理缺陷才觉得是逗乐。

在权力垄断下的文化单位里,虽然也兴办了一些严肃高雅的艺术项目,但他们存在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弘扬“主旋律”,而“主旋律”则几乎和意识形态的强势宣传画等号,这种有悖艺术规律的东西,很难得到公众的认同和喜爱。

另外,正如国企往往缺乏进取和活力一样,这些垄断的文化部门,也往往长期脱离公众的需求,成为体制的寄生虫,没有能力创作出高水平的艺术作品。

近一些年来,一方面是很多文化创造和传播活动依然被某些权力部门垄断,很多地方被设为禁区。另一方面,一些媒体和文化机构又成了经济单位,部分被市场化。一些低俗的娱乐并不在官方的反对之列,于是乎,这类不在官方禁区内的低俗的东西往往成了很多人的挣钱舞台。一些机构和媒体为了收视率、为了多挣钱,为所欲为地迎合低级趣味,用比傻、比贱来快速吸引眼球,捞一把是一把。

“真高雅”处处是禁区,那么除了“伪高雅”,就只有“真低俗”适合生存了。“郭三俗”们就是这样炼成的。

(三)究竟靠什么“封杀”低俗

正是由于某些权力部门对文化的干预和垄断,才培育了低俗泛滥的土壤,现在又企图用公权力来直接封杀低俗,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其实只要是在一个真正开放的文化市场,靠社会的力量就能让低俗的东西优胜劣汰,使其兔子尾巴长不了。

还是以郭德纲为例,我们不用担心没有了行政力量的强制就治不了他的无赖言行。在一个文化事业充分开放、社会机制健全的地方,他根本嚣张不起来。

早在2007年,郭德纲代言假药“藏秘排油”被媒体曝光,之后一直死不认错,还愤愤不平地说,干嘛不曝光别人?一副流氓加法盲的嘴脸。此次他又因为自己的别墅圈占了公用绿地,引起居民投诉。电视台记者前往公开拍门采访,被其徒弟殴打。事件曝光,郭德纲在其相声晚会上,公然指骂其邻居是“穷人”,称其徒弟为“民族英雄”,骂记者是“妓女”。

再加上前面提到的百般侮辱相貌丑陋的女性的相声段子。假如我们有一个健全的社会文化机制,即使没有公权力的强行介入,他也绝不可能这么轻松和嚣张,他将面临以下一系列制约:

首先,如果存在代言假药和唆使徒弟打人的行为,警方和法院会追究郭德纲的法律责任,一旦罪名成立,作为公众人物,他将面临身败名裂的风险。

另外,一些女性团体会组织维权,和舆论一起声讨郭德纲,要求他对其侮辱女性的言辞进行道歉,郭甚至还可能因此而被提起诉讼,罪名可能是性别歧视之类。

还有,与郭德纲签约的广告商有可能终止合约,或者会向他施压,逼其道歉。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商业价值会急剧下降。作为大众明星,郭德纲的一言一行都可能被曝光,而且其商业收益往往和公众形象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使得他不得不规范自己的价值观和言行。

除此之外,郭德纲所在的行业协会为避免整个行业的形象和声誉遭到破坏,也会向他施压要求道歉。{二人转黄段子}.

美国的《新闻周刊》2010年7月23日刊登了一篇《The Dirtiest Manin China》的文章,直译就是“最脏的中国男人”,中国的媒体将它翻译成“最低俗的中国人”,这个人就是经常表演内容庸俗、言辞粗鄙的小品而红遍大江南北的小品明星“小沈阳”。美国的媒体点名指“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一方面认为中国社会对性或与性有关的黄段子越来越宽容;另外一方面,在一个成熟社会,他们还是无法理解一个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演。

结语:由此可见,在一个充分竞争、自由开放的文化环境之下,低俗之风由公民社会自发调节就可以得到很好的遏制。而用行政的手段来强行推行所谓的高雅,封杀低俗,绝非真正的解决之道,别忘了,公权力对文化的干预和垄断,往往才是低俗泛滥的根源。

参考文献:“摘要”引自百度文库—非主流相声-定义

“导语”引自豆瓣网《联合早报网讯》8-15

二人转黄段子篇六

郭德纲 赵本山 小沈阳

“三俗”(庸俗、低俗、媚俗)是央视最近给郭德纲的评价。„[详细]

如果把“靠嘲笑弱者、侮辱他人、出丑涉黄来取悦观众”作为“三俗”艺术的特征的话,郭德纲这个“三俗”帽子戴的也不冤。

当然该戴上这顶帽子的可不止郭德纲,赵本山、小沈阳等也是同样技法的高手。而且,“三俗”艺术深受中国观众喜爱,近年尤受中产阶层追捧,所以“三俗”的也不止是艺人。于是问题出来了:咱中国人咋就这么“三俗”呢?

李铁 时代周报评论员

前段日子,一个曾在美国任教的华裔教授听我们说郭德纲很红,慕名在网上听了一些郭德纲的相声。听完告诉我她感到极其震惊,问我为何如此低俗恶劣的东西能在中国大行其道,甚至还有众多中产阶级趋之若鹜。

她指出了其中一些低俗相声中恶劣的价值观,其中有一个叫“凤姐家世”的段子,整篇都以污损和践踏一个相貌丑陋矮个子的女孩为乐。

比如说她的照片贴门上辟邪,贴床上避孕;香港回归那天,街道干部不让她出门,怕英国人看了就不给香港回归了;还有,这位丑女夜里被流氓强暴后,还满街找流氓,希望别人再给她个流氓,说这是福利;最后,她被最没人性的犯罪团伙绑票之后,还赖着和这些罪犯结婚,结果这些罪犯们宁死不从。

这位教授对我说,这种以侮辱人格、侮辱妇女为主题的丑陋表演,在一个健康的社会是不可能受到大众追捧的。一旦有某个知名艺人搞了这种表演,肯定会招来一些妇女团体的强烈抗议,也必然不为主流社会舆论所容忍。

“权利”不是简单二分法

对于现代自由社会而言,选择高雅或是低俗的艺术和文化,实在是一个人的权利。任何社会都有一些低俗的文化因子存在。但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如果一个社会的文化生活充斥着这些低俗的东西,艺人们竞相低俗,最低俗者大行其道,连大众主流都加入了追逐低俗的行列,那这个社会一定是出了问题,这是一种社会文化和素质溃败的标志。

在郭德纲弟子打记者事件之后,对于郭德纲事后表现出的法盲加流氓的嘴脸,舆论大都表示了厌恶,然而,在央视将郭德纲列为“三俗”典型之后,许多公众却倒向了郭德纲这一边。这确实又验证了近些年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有人如此判断真伪对错:凡是CCTV说错的,就是对的,凡是CCTV说是真的,那必然是假的。

不过这种简单的二分法实在有些靠不住。被央视列为“三俗”典型的郭德纲在一些人眼里似乎立马成为了民间被压制的弱势群体的代表,似乎成了民间艺术的代言人。

在我看来,与其把郭德纲看成是公权力干预文化的受害者,不如说郭德纲正是长期以来公权力干预文化而产生的一个怪胎。正是因为文化事业长期受到公权力的干预和垄断,才使得整个社会的精神文化层面荒漠化、盐碱化,文化心理和欣赏品位向最低级的看齐,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和土壤,郭德纲那样的“痞子”才会被当成民间力量的代表,他的“三俗”表演反而被众人追捧。

“郭三俗”们是怎样炼成的

在过去的一些极“左 ”的年代里,由于宣扬工农的革命文化,将文明进步所必需的礼仪、修养、优雅和品位,一以概之为虚伪、奢侈和矫揉造作的“四旧”或者是“腐朽的资产阶级情调”,取而代之的是赤裸裸的野蛮和粗鄙,社会文化品位一落千丈。

文化自有文化的发展规律,艺术往往有着相当专业性。而过去的“文化革命”却要从财产制度和职业定位上彻底消灭这种区分和分工,让外行领导内行。这必然使得整个社会的欣赏品位都向最低一等看齐,社会文化必然背离文明,走向粗鄙和低俗。

自由、开放与多元是文化繁荣的前提,而我们过去的政治往往强调的是权威、控制和统一。政治和文化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公权力对文化的过度干预和控制,必然使文化走上单一、庸俗乃至于濒于消亡。

“文革”10年,浩若星海的中国艺术被彻底禁绝,只余下了8部样板戏与9个样板作品。这样的单一的文化生活使得人的精神的丰富与深度逐渐丧失,精神匮乏的人必然只会欣赏最简单的、最粗鄙的、最肉身化的东西。

时间一长,这样氛围下的人群已经无法欣赏复杂的交响乐,无法欣赏不温不火的戏剧,他们只能欣赏最直接刺激感官的东西,比如看男人扮女人觉得好玩;看二人转的男女调情和黄段子才觉得兴奋;看小品相声里插科打诨、嘲笑生理缺陷才觉得是逗乐。

在权力垄断下的文化单位里,虽然也兴办了一些严肃高雅的艺术项目,但他们存在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弘扬“主旋律”,而“主旋律”则几乎和意识形态的强势宣传画等号,这种有悖艺术规律的东西,很难得到公众的认同和喜爱。

另外,正如国企往往缺乏进取和活力一样,这些垄断的文化部门,也往往长期脱离公众的需求,成为体制的寄生虫,没有能力创作出高水平的艺术作品。

近一些年来,一方面是很多文化创造和传播活动依然被某些权力部门垄断,很多地方被设为禁区。另一方面,一些媒体和文化机构又成了经济单位,部分被市场化。一些低俗的娱乐并不在官方的反对之列,于是乎,这类不在官方禁区内

的低俗的东西往往成了很多人的挣钱舞台。一些机构和媒体为了收视率、为了多挣钱,为所欲为地迎合低级趣味,用比傻、比贱来快速吸引眼球,捞一把是一把。

“真高雅”处处是禁区,那么除了“伪高雅”,就只有“真低俗”适合生存了。“郭三俗”们就是这样炼成的。

究竟靠什么“封杀”低俗

正是由于某些权力部门对文化的干预和垄断,才培育了低俗泛滥的土壤,现在又企图用公权力来直接封杀低俗,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其实只要是在一个真正开放的文化市场,靠社会的力量就能让低俗的东西优胜劣汰,使其兔子尾巴长不了。

还是以郭德纲为例,我们不用担心没有了行政力量的强制就治不了他的无赖言行。在一个文化事业充分开放、社会机制健全的地方,他根本嚣张不起来。

早在2007年,郭德纲代言假药“藏秘排油”被媒体曝光,之后一直死不认错,还愤愤不平地说,干嘛不曝光别人?一副流氓加法盲的嘴脸。此次他又因为自己的别墅圈占了公用绿地,引起居民投诉。电视台记者前往公开拍门采访,被其徒弟殴打。事件曝光,郭德纲在其相声晚会上,公然指骂其邻居是“穷人”,称其徒弟为“民族英雄”,骂记者是“妓女”。

再加上前面提到的百般侮辱相貌丑陋的女性的相声段子。假如我们有一个健全的社会文化机制,即使没有公权力的强行介入,他也绝不可能这么轻松和嚣张,他将面临以下一系列制约:

首先,如果存在代言假药和唆使徒弟打人的行为,警方和法院会追究郭德纲的法律责任,一旦罪名成立,作为公众人物,他将面临身败名裂的风险。

另外,一些女性团体会组织维权,和舆论一起声讨郭德纲,要求他对其侮辱女性的言辞进行道歉,郭甚至还可能因此而被提起诉讼,罪名可能是性别歧视之类。

还有,与郭德纲签约的广告商有可能终止合约,或者会向他施压,逼其道歉。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商业价值会急剧下降。作为大众明星,郭德纲的一言一行都可能被曝光,而且其商业收益往往和公众形象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使得他不得不规范自己的价值观和言行。

除此之外,郭德纲所在的行业协会为避免整个行业的形象和声誉遭到破坏,也会向他施压要求道歉。

美国的《新闻周刊》2010年7月23日刊登了一篇《The Dirtiest Man in China》的文章,直译就是“最脏的中国男人”,中国的媒体将它翻译成“最低俗的中国人”,这个人就是经常表演内容庸俗、言辞粗鄙的小品而红遍大江南北的小品明星“小沈阳”。美国的媒体点名指“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

一方面认为中国社会对性或与性有关的黄段子越来越宽容;另外一方面,在一个成熟社会,他们还是无法理解一个看起来很斯文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演。

由此可见,在一个充分竞争、自由开放的文化环境之下,低俗之风由公民社会自发调节就可以得到很好的遏制。而用行政的手段来强行推行所谓的高雅,封杀低俗,绝非真正的解决之道,别忘了,公权力对文化的干预和垄断,往往才是低俗泛滥的根源。

美国《新闻周刊》最近刊登文章《The Dirtiest Man in China》,点名小沈阳低俗。

文章说,央视春晚一炮走红的“小沈阳”,很难想象他画着大浓妆、带着发卡、穿着礼服在台上讲下流笑话、活蹦乱跳、大喊大叫的样子。将人们在饭桌上、手机中讲的、传的“黄色笑话”官冕堂皇搬上了舞台以及小沈阳不男不女的装扮和一口娘娘腔让中国男人变了形。

文章说,这种现象来源于中国对性愈来愈宽容,黄腔段子和跟与性有相关的话题,逐渐走上台面,成为中国公众谈话的内容。小沈阳现象的背后是黄色笑话走出了被封闭的魔瓶,而问题是中国是否已经到了可以公开接受这种低俗文化的时候。

小沈阳在接受《新闻周刊》访问时表示:“我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低俗,我只知道观众喜欢我的表演,东北二人转过去的确有黄色内容,但是我的师傅赵本山已经改革过了。现在表演者都实行绿色表演。那是一种健康的喜剧。”

小沈阳还表示,在舞台上不男不女的装扮并不是释放同性恋的信息,而仅是一种表演方式,“我是纯爷们!我只是想让自己的表演逗大家笑而已。也不是一个同性恋者,小时候,父母为了再要女孩,有时会把我打扮成女孩,但这与同性恋没有一点关系。”

赵本山刚刚在春晚上挑了大梁,又出发到了美国为海外华人演出。由于各种原因,老赵的美国演出闹出了一些乱子,除了安排和票价上的一些问题外,海外的观众对老赵的演出内容更有许多的意见,许多海外华人不愿意看那些拿残疾人、肥胖者和精神病患者找乐的段子。美国观众已正式委托律师以“违约、不正当得益、不正当商业竞争、疏忽和精神伤害”等罪名,将赵本山及多个演出主办单位告上法庭,要求赔偿的金额在100万美元以上。

华人作家毕汝谐撰文说:“赵本山其节目内容庸俗,言辞粗鄙;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这样一个活宝却成为观众的宠儿!呜呼!”纽约华

本文来源:http://www.jinantutor.com/sg/240057.html

上一篇:于洁小说
下一篇:互联网的美文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今安美文网 http://www.jinantutor.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今安美文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