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今安美文网 > 散文集 > 鲁迅 > 乡村情感张宇

乡村情感张宇

来源:鲁迅 时间:2018-10-09 12:30:08 点击: 推荐访问:乡村情感之女怕嫁错郎 情感小说乡村活寡

【www.jinantutor.com--鲁迅】

乡村情感张宇篇一

文学

文学照亮人生参考书目

小说卷(上)

孔乙己 鲁迅

故乡 鲁迅

祝福 鲁迅

林家铺子 茅盾

春蚕 茅盾

家(节选:祖孙之间) 巴金

多收了三五斗 叶圣陶

骆驼祥子(节选:在烈日和暴雨下) 我在霞村的时候 丁玲

小二黑结婚 赵树理{乡村情感张宇}.{乡村情感张宇}.

荷花淀 孙犁

山地回忆 孙犁

铁木前传 孙犁

我的两家房东 康濯

暴风骤雨(节选:分马) 周立

城山楂村的歌声 刘绍棠 老舍

城南旧事(节选:我们看海去) 林海音 铁道游击队(节选:王强夜谈敌情) 知侠 工地之夜 杜鹏程

党费 王愿坚

我的第一个上级 马烽

韩梅梅 马烽

风雪之夜 王汶石

黎明的河边 峻青

老水牛爷爷 峻青

三月雪 萧平

玉姑山下的故事 萧平

{乡村情感张宇}.

红旗谱(节选:朱老巩大闹柳树林) 林海雪原(节选:杨子荣献礼) 曲波红豆 宗璞

青春万岁(节选:迎接新年) 王蒙 悠悠寸草心 王蒙

青春之歌(节选:在狱中) 杨沫

百合花 茹志鹏 梁斌

创业史(节选:梁生宝买稻种) 柳青

小说卷(下)

李双双小传 李准

耕云记 李准

羊舍一夕 汪曾祺

{乡村情感张宇}.

红眼(节选:川北路上) 罗广斌 杨溢言 艳阳天(节选:开镰,收割!) 浩然 翠绿色的夏天 浩然

抉择(节选:夜访) 张平

高山下的花环 李存葆

人生 路遥

平凡的世界(节选:贫穷的学生年代) 路遥 哦,香雪! 铁凝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 史铁生

棋王 阿城{乡村情感张宇}.

乡村情感 张宇

透明的红萝卜 莫言

未穿的嫁衣(节选:走进极乐园) 霍达

归来 王祥夫

诗歌

地球,我的母亲! 郭沫若 炉中煤 郭沫若

天上的街市 郭沫若 哀中国 蒋光慈

死水 闻一多

再别康桥 徐志摩

断章 卞之琳

五月的鲜花 光未然 别了,哥哥 殷夫

松花江上 张寒晖

我爱这土地 艾青

黎明的通知 艾青

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给战斗者 田间

王贵与李香香(节选)有的人 臧克家 何其芳 李季

望中原 臧克家

漳河水(节选) 阮章竞 难老泉 公木

夜行吟 公木

祖国,我回来了 未央 枪,给我吧 未央

致青年公民(节选) 郭小川 向困难进军 郭小川{乡村情感张宇}.

白雪的赞歌(节选) 郭小川 深深的山谷(节选) 郭小川 祝酒歌 郭小川

甘蔗林---青纱帐 郭小川 青纱帐----甘蔗林 郭小川 乡村大道 郭小川

刻在北大荒的大地上 郭小川 夜进塔里木 郭小川 秋歌 郭小川

{乡村情感张宇}.

团泊洼的秋天 郭小川

乡村情感张宇篇二

历届百花奖获奖小说(55部)

《败节草》李佩甫《北京人在纽约》曹桂林《哺乳期的女人》作者:毕飞宇《厨房》作者:徐坤《大厂》作者:谈歌《第十二夜》作者:铁凝《第一人称》作者:史铁生《二十年前的一宗强奸案》石钟山《烦恼人生》作者:池莉《分享艰难》作者:刘醒龙《凤凰琴》作者:刘醒龙《伏羲伏羲》刘恒《过程》作者:方方《孩子王》阿城《厚土》作者:LI锐《黄连·厚朴》叶广苓《坚硬的稀粥》作者:王蒙《来来往往》池莉《懒得离婚》谌容《狼行成双》作者:邓一光《绿化树》张贤亮《埋伏》作者:方方《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张贤亮《你没有理由不疯》张欣《你是一条河》作者:池莉《你以为你是谁》作者:池莉《年月日》阎连科《牛》作者:莫言《炮打双灯》冯骥才《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刘恒《妻妾成群》苏童《亲亲土豆》作者:迟子建《青衣》毕飞宇《清高》作者:陆文夫《情断西藏》摩卡《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作者:池莉《生活秀》池莉《生命通道》龙凤伟《石头说话》作者:冯骥才《俗世奇人和市井人物》冯骥才《太阳出世》作者:池莉《桃花灿烂》作者:方方《天下无贼》赵本夫《通腿儿》作者:赵德发《夏之波》作者:王蒙《乡村情感》张宇《向上的台阶》作者:周大新《新兵连》作者:刘震云《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方方《有了快感你就喊》池莉《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张欣《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作者:方方《遭遇爱情》作者:徐坤《制造声音》作者:贾平凹《醉也无聊》叶广芩

乡村情感张宇篇三

论农民工形象塑造的价值判断{乡村情感张宇}.

论“主流”农民工形象塑造的价值判断

周水涛

摘 要 负载负价值的人物与负载正价值的人物在农民工题材小说整体创作中并不普遍存在,价值负载“空缺”是农民工形象塑造的显著特点:这些人物既不以自身的消极因素展示自身的无意义存在,从而间接表达正价值,也不以积极因素展示自身的存在意义以直接表达正价值。这种特殊的价值负载状况与作家的价值立场密切相关:对于农民工的现实观照,作家采取了“道德”与“历史”的双重视角——出于人文理想,作家从道德立场出发写农民的困苦,回避农民的缺点与不足,不要农民为自己的悲剧承担责任,但与此同时又认同当下的主流价值观与既定社会格局,从历史演进角度出发观照农民工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作用与地位。双重视角是创作主体的人文理性与工具理性冲突、人文理想与物质现实冲突的外在表现。

关键词 价值意识 价值负载 正价值 负价值

农民工题材小说创作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滥觞,进入本世纪初之后成为一股创作潮流。农民工题材小说描写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如有钱有势的老板、随意驱使打工人的经理与厂长、令农民工畏惧的警察、城管等城市管理者等,但作品重点描写的是以“打工”方式求生存求发展的农民工。农民工形象塑造是农民工题材小说创作的核心。与新时期其他类型小说的人物形象相较,农民工形象塑造显现出独特的个性,这种独特个性主要体现在价值判断上。本文从两个方面讨论这一问题。

一、农民工形象的价值负载

农民工题材小说有着丰富的描写内容,但展示城乡冲突、描写农民工都市生活、揭示农民工精神世界为其主要描写内容。主要描写内容范围内的农民工形象的审美主色调为冷色,而“冷色”主要由人物的“悲苦性”构成,亦即“悲苦性”人物是农民工的“主流”形象。——尽管《芝麻》(张抗抗),《寂寞嫦娥》(铁凝)等作品描写了农民工的都市“成功”,安子的创作写了众多打工妹的都市“神话”,部分“草根创作”写了打工人的种种都市奇遇。

人物的“悲苦性”主要表现为人物的生存艰辛与命运多舛。在此我们将冷色调的人物粗略分为三种类型。一是生存艰辛型人物。艰辛,主要是物质层面的。这一类型又可大致

(注):本文为湖北省教育厅科研项目《新时期重要乡村小说作家及乡村小说创作发展态势研究》(批准文号2006y289)及教育部人文社科一般项目《乡村小说视阈中的农民工题材小说研究》(批准文号07JA751024)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分为出卖苦力型和出卖身体型。出卖苦力型的人物主要以繁重的体力劳动换取报酬,建筑工地与车间是这些人物的主要劳动场所,摧残性的繁重体力劳动、微薄的劳动回报、有产者毫无怜悯之心的剥削,是致使他们生存艰辛的关键因素。罗伟章的《大嫂谣》、许春樵的《不许抢劫》等作品是这一方面的代表作。出卖身体型人物主要以身体为资本换取都市生存或乡村发展,这些女性为她们的都市之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明惠的圣诞》(邵丽)、《血泪打工妹》(胡传永)、《乡下姑娘李美凤》(王手)等作品的主人公是这类人物的代表。二是精神困顿型人物。这类人物的“悲苦”主要来自精神危机与价值困惑。精神的苦痛来自多个方面。《出租屋里的磨刀声》、《女佣》中的精神痛苦来自灵魂的撕裂:为了圣洁的爱情,“磨刀人”与自己心爱的人逃离家乡来到城市,但艰难的都市生存使他们抛弃爱情,“磨刀人”不得不接受妻子卖淫的现实,他的精神痛苦主要来自男人的尊严被践踏之后的羞辱和找不到报复对象的愤怒;《女佣》中的杜秀兰的痛苦来自她做出以堕落换取“发展”(力争使儿子不再“一辈子捏黄泥巴”)的决定之际的惶惑,来自对丈夫背叛的愧疚及“我失身了”的罪恶感。对于某些女性来说,他们的痛苦尤为剧烈:为了生存与发展,她们不得不忍受尊严被践踏、人格被侮辱的辛酸,使用身体这唯一的资本与城市进行交换,另一方面,她们还得承受与传统操持决裂的苦痛及乡村道德谴责重压。三是沦落型人物。沦落型人物实际上可以分为两大类型:道德层面的沦落型与法律层面的犯罪型。道德层面沦落型人物主要是年青女性农民工,其沦落行为主要是卖身(如卖淫或当“情人”)。法律层面的犯罪型人物主要是男性农民工。老六(《一个谜面几个谜底》)、李有财(《子弹》)、远子(《怀念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蔡毅江、小寇、小解(《泥鳅》)、田七(《城市流民》)、《抢劫》中的“他”、《我流浪,我悲伤》中的王二等是被动性犯罪人物的代表。这类人物的犯罪都是“被动性”的,即客观条件促使这些人物犯罪,这些人物没有原发的犯罪动机。沦落型人物的人生结局一般都是悲剧性的。

任何人物塑造都隐含着作家的价值判断:作家出于既定的价值意识、立足于既定的价值立场塑造人物,通过人物的言行或命运来表达自己的价值选择与价值倾向;上述三种“悲苦性”的人物也熔铸了作家的价值意识,但这些人物的塑造有着某种特殊性:由于作家价值意识投注的特殊性,这些人物的价值负载显现出特殊性。

人物的价值负载在此既指人物作为“社会人”自身的存在意义或“有用性”,又指人

物所承载的作家的价值投注。 纵览“现当代”文学创作史上具有进步倾向的创作,我们会发现人物的价值负载有两种基本表现模式:一是以人物的负价值体现作家的价值取向,二是以人物的正价值体现作家的价值取向。以人物的负价值体现作家的价值取向,主要是展示人物心理或精神层面的消极因素以表达作家的价值追求。例如,鲁迅写阿Q、祥林嫂的麻木与愚昧,其批判矛头直指封建主义,体现是作家对理想民主社会与健康“国民性”的追求,高晓声展示陈奂生的奴性,表达的是对健全农民文化人格的渴望。很明显,作家是通过证明人物或人物的个性因素的“无意义”及探索人物“无意义”的成因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义”追求。以人物的正价值体现作家的价值取向,主要通过展示人物的“先进性”来实现。 赵树理描写小二黑、小芹实际上是欢呼新一代农民的崛起,肯定解放区新一代农民的人格精神与文化品格,梁生宝这一形象塑造在回答“中国农村为什么会发生社会主义革命和这次革命是怎样进行的”这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问题的同时,构建了一种伟岸的时代人格,“改革文学”塑造了一系列新型农民形象,这些形象既肯定了一种具有时代意义的开拓精神,又表达了对一种新型经济体制的渴望,这些人物以其“先进性”直接体现了农民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正价值”,作家通过对人物的肯定或赞美而表达自己的价值追求。

以人物的负价值或正价值体现作家的价值取向,在农民工形象塑造方面并不具有普遍意义,因为具有负价值与正价值的农民工在农民工题材小说中并不普遍存在。——贾平凹在《阿吉》中塑造了阿吉这一进城打工的当代阿Q形象,张抗抗《芝麻》中的乡村少妇接受城市文化的熏陶,改变了精神面貌,安子笔下的女性个个都是“成功人士”,但这些形象在整体创作中所占比例极小,这就是说,体现负价值的人物与体现正价值的人物在农民工题材小说整体创作中并不集中存在。普遍存在的是价值负载“空缺”的农民工形象:这些人物既不以自身的消极因素展示自身的无意义存在,从而间接表达某种正价值,也不以积极因素直接展示自身的存在意义。这种特殊的价值负载状况来自作家特殊的的价值投注。首先,在众多作家的笔下,农民工身上没有具有能指作用的消极因素和性格缺陷。上述三种“悲苦性”人物的悲剧并非源自人物自身的性格(人格)缺陷或行为过失,即人物不是自身悲剧的责任承担者。例如,圆圆(《明惠的圣诞》)、彩凤(《今宵酒醒何处》)等乡村少女铁心要做城里人而不惜拿身体做资本,小簸箕们(《花落水流红》)、晓秋们(《发廊》)在乡村的默许下以贞洁换取乡村发展必需的原始积累,尽管这些行为导致种种悲剧性后果,但“当事人”并无太大过错,春妹(《我们的路》)、李美凤(《乡下姑娘李美凤》)的都市遭遇与她们的个性无关;蔡毅江(《泥鳅》)、陈贵春(《故乡在远方》)等人的悲剧

的确与自己的非理性冲动有着直接联系,但其犯罪与城市的伤害有着内在的因果关联,因此我们绝对不能归咎于人物的性格。还有,对于农民工的都市苦难的描写也不是出于对某种“反动势力”的揭示,苦难的出现不是某种腐朽存在的反面印证:张铁锁(《李家庄的变迁》)等贫雇农的生存困苦源于封建地主阶级的剥削与欺压,胡玉音(《芙蓉镇》)、赵镢头(《赵镢头的遗嘱》)、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的苦难来自“四人帮”的迫害,而与农民工的都市苦难关联的是在现代化进程中风华正茂的城市及正在当前社会中威风八面的资本,而这二者不是应该否定的对象。因此,“悲苦性”人物的悲剧并不具有明显的能指作用或集中的典型概括意义,亦即作家并不希冀通过人物的悲剧对人物自身进行某种价值判断或表达某种价值选择。其次,作家们笔下的“悲苦性”人物既不是现实的“先进生产力”代表,也不是“潜在的新生力量”的萌芽,而是被悲悯的“底层”或“弱势群体”,是“被现代化”的对象,根据某种社会逻辑推理暗示,他们甚至就是社会“不安定因素”的所在,因此,其都市生存及其言行并未体现自身的正价值。——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现的具有文化守成倾向的作品中(如张宇的《乡村情感》、李佩甫的《无边无际的早晨》、岳恒寿的《跪乳》等),道德优势给贫穷的乡村带来自信,传统的乡村人格因反衬都市的堕落而成为一种时代的精神楷模,部分作家将引领时代人文精神的重任赋予乡土精神,但这仅有的道德优势在二十一世纪的农民工题材小说创作中也不复存在!

二、农民工形象塑造的价值立场

农民工形象价值负载“空缺”出自作家特殊的价值投注,而特殊的价值投注又与作家的价值立场或价值判断密切相关。对于农民工的现实观照,作家采取了“道德”与“历史”的双重立场,这是导致农民工人物形象价值负载“空缺”的关键因素。——当历史与道德构成“相对概念”时,历史的含义是社会发展或演进的过程,或者直接指社会的发展或演进,此时二者有着不同的价值取向:道德的评价标准或价值取向是善良、正义、公正等,而历史的评价标准或价值取向则是社会生产力的提高、社会物质生活的改善等。

农民工形象的负价值“空缺”与作家的“道德立场”直接关联。在社会两极分化日趋严重、庞大的底层社会形成之际,在“三农问题”受到社会普遍关注之时,“关注底层”、“构建和谐社会”等理念开始流行,此时作家出于人文构建欲望,主要从道德立场出发描写农民工。城乡二元对立是描写的基本模式,在“关注底层”、“关注弱势群体”等理念的支撑下,农民工或乡村被设计成需要同情乃至救助的弱者,而处于强势地位的城市则成为被谴责的对象;既然农民工或乡村成为被悲悯的对象,那么农民工或乡村自身的不足或缺陷就不再是作家集中关注的焦点,因而集中展示农民工的不幸或困苦以凸显“底层关怀”

和渲染农民工的生存困境以倡导社会公平、人格平等、社会和谐,成为作家们的一般叙事策略。农民工形象塑造的终极指向是与“社会和谐”等价值追求相关的道德理想,而不是农民工自身的人格升华、道德完善、素质提高,尽管作为被悲悯的对象的农民工自身有着种种缺陷与不足——作家们暗示:经济劣势与素质或(智能)缺陷是弱者之所以成为弱者的关键因素;此时,创作主体的价值投注指向社会构建,而不是农民工自身,农民工形象塑造仅仅是创作主体实现“底层关怀”等创作目的的手段之一,因此,农民工形象的负价值“空缺”。

农民工形象的正价值“空缺”与作家(尤其是精英作家)的“历史立场”密切相关:作家出于人文构建欲望,从道德立场出发写农民的困苦,回避农民的缺点与不足,将农民塑造成为悲剧性角色,但与此同时又认同体现着历史发展方向的主流价值观,在“潜意识”中从历史演进角度审视农民工,考量农民工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作用。在二元对立的叙事模式中,城市是农民工都市生存困境的制造者,作家们出于道德义愤不约而同地谴责城市,但城市可恶而不邪恶——这与文化守成小说将城市当作邪恶的化身、堕落的代名词的写作方式大不相同;作家们揭示资本对剩余价值的刻意追求给农民工带来的伤害,描写资本权力对农民工人格尊严的践踏,却肯定当下的经济模式与经济环境,肯定资本对现代化进程的推进作用——从作家们的整体描写中可以看出,就是当下的经济基础为农民工的都市生存与乡村的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因此,在这一整体价值认知模式中,农民工被摆放到一个尴尬的位置上:作家们既从道德角度出发而悲悯农民工,刻意构建农民工的都市苦难,又从历史角度低看农民工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地位与价值。从历史角度审视农民工有两种具体表现。一是有意无意地以“素质论”观照农民工,如描写农民工在都市的是失语状态和无能,展示农民工在城市绝对被动地位等。例如,《管道》(王祥夫)中的乡村青年管道在城市举步维艰,他甚至不能完成一次低能的犯罪,在《乡下姑娘李美凤》中,乡下姑娘李美凤平静地充当老板廖木锯的泄欲工具, 平静地接受鞋料店阿荣的奸淫,平静地接受老板夫妇要她用身子唤醒痴迷电脑的儿子的请求,她甚至不允许自己对这些行为存在半丝疑问,这些情节设计表明作家实际上默认了乡村女青年用身体与城市交换的必然性;即使像国瑞(《泥鳅》)这样的乡村精英最后也在都市陷阱中命丧黄泉。在以农民为叙事对象的创作史中,农民有过身为革命可靠同盟军的辉煌,有过充当知识分子及知识青年的人格楷模与精神导师的自信,“社会主义建设”的光荣榜上留下了他们的光辉形象,在礼赞“改革开放”的开拓者时他们也是偶尔被提及的对象,但在农民工题材小说中,昨日的一切辉煌皆成过去,作家们的整体创作暗示:由于自身的原因,乡村是城市化的牺牲品,农民是“被

本文来源:http://www.jinantutor.com/swj/239904.html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今安美文网 http://www.jinantutor.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今安美文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