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今安美文网 > 小说 > 纯真年代 > karl,buhler,语言功能

karl,buhler,语言功能

来源:纯真年代 时间:2018-09-07 18:30:04 点击: 推荐访问:老佛爷karl

【www.jinantutor.com--纯真年代】

karl,buhler,语言功能篇一

功能翻译理论

功能翻译理论

一、产生背景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德国译学界深受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影响,形成了以扭伯特(A.Neubert)卡德(O.Kade)为代表的莱比锡学派(the Leipzig School)和以威尔斯(W.Wilss)为代表的萨尔派(the Saarbrucken School)。前者立足于转换生成语法,在翻译中严格区分不变的认知因素和可变的认知因素;后者是奈达学说的追随者,主张建立翻译科学。“对等” 成为了翻译研究的中心,各种借鉴语言学理论的翻译对等论应运而生,但大都不过是对等形式的重新组合。这种语言学科学研究愈演愈烈,后来致使翻译沦为了语言学的附属品,极大地束缚了这一学科的发展,同时理论和实践的严重脱节也令越来越多的译者感到了不满,功能派翻译理论就是这时兴起并逐步深化。它针对翻译学研学派中的薄弱环节,广泛借鉴交际理论,行动理论,信息论,语篇语言学,美学思想,将研究视线从源语文本转向目标与文本,成为当代德国译学界影响最大,最活跃的学派。

二、概述

功能翻译理论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德国,它是以目的论(skopos theory)

为核心,强调问题和翻译功能的一种流派。他的出现反映了翻译的全面转向:从原来站主导地位的语言学流派的注重形式的翻译观转向更加注重功能和社会文化因素的翻译观。这种转向得益于交际理论、行为理论、话语语言学、语篇学说以及文学研究中趋向于接受理论的一系列研究活动。

功能翻译理论的形成大体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以卡瑟琳娜·莱斯(Katharina Reiss) 在1971年出版的《翻译批评的可能性与限制》一书为标志的,书中提出了功能翻译理论的雏形。第二个阶段是赖斯的学生汉斯·弗米尔(Hans Vermeer)创立的功能翻译理论的核心理论:翻译的目的论。第三个阶段,在弗米尔的“目的论”的基础上贾斯塔·霍茨·曼塔利(Justa Holz Manttari)进一步发展了功能翻译理论,提出了翻译行为论。而克里斯蒂安·诺德(Christiane Nord)作为德国功能翻译理论的集大成者和主要倡导者之一,在诸多德国功能派学者中首次用英文全面系统地整理归纳了功能派各种学术思想,用简单易懂的语言和丰富的实例阐述了功能派复杂的学术理论和术语。针对翻译理

论的不足,她还提出了翻译的忠诚原则。

三、内容简介

1、卡瑟琳娜·莱斯的文本类型

凯瑟琳娜 赖斯,1923年出生于德国,著名的学者,翻译理论家,精通德语

和西班牙语,曾执教于海德堡大学,维尔茨堡大学和美因茨大学。长期从事翻译

研究和教学,并深受奈达等值理论的影响,将语用学引入翻译研究中,提出了从

功能角度对文本进行删减和补充,以实现更好的对等。此后,她将功能对等理论

应用到翻译批评中,提出了比较合理的翻译批评观,即以功能等值作为译文评估

的标准。

卡瑟琳娜·莱斯在上世纪70年代的研究仍以对等(equivalence)这个概念

为基础,但是她更为关注的是文本层面的交际对等而非单词和句子层面的交际对

等。起初,她的功能主义方法是为了建立起一套系统的翻译评估体系。她借用了

布勒(Karl Buhler)关于语言功能的三分法(信息功能、表达功能、吁请功能)。,

她将这三种功能与对应的语言维度,文本类型联系起来。见下表:

莱斯将每一种文本类型的特点做如下归纳:

1、“单纯事实的交流”:信息、知识、观点等。这时用来传递信息的语言维度是逻辑的或者所指的(refemntial ),交际中的焦点是内容或“主题”,此时的文本类型称为信息型文本(informative text);

2、“创造性行文”:作者使用了语言的美学特点。文本作者或“发送者”被置于一个很显著的位置,文本的形式也变得十分重要,此时的文本称为表情型文本(expressive text);

3、“引起行为反应”:吁请功能文本的目的在于呼吁或说服文本的读者或“接受者”按某一种方式行事。语言的形式是对话式的,其焦点是“吁请”,因此赖斯称之为操作型文本(operative text);

4、视听类(andiomedial)语篇:如电影、视觉和语音广告,即上述三类文本辅以视觉形象、音乐等;这是赖斯所划分的第四类文本,但没有在表中标明。

莱斯说“原文的主要功能是否得到传递,是评判译文的决定性因素。”她建议“不同类型的文本采用不同的翻译方法”(Reiss,1976:20)。这些方法描述如下:

信息类语篇的译文应该传递原语指示性或概念性的内容。翻译应该语言直白无冗余,并根据需要使用明晰化技巧;

表情类语篇的译文应该传递原语的审美性和艺术形式。翻译应该使用“同一”策略,即译者应采用原语作者的观点;

操作类语篇的译文应该使目的语接受者产生预期的反应。翻译应该采用“顺应”策略,以期对译文读者产生同样的效果;

视听类语篇需要采用“辅助”方法.给文字加上视像和音乐。

赖斯(Reiss,1971:54一88)还罗列了一系列言内和言外的指导标准(Instruktionen),来评估译文的充分性。

(1)言内标准(intralinguistic criteria):语义、词汇、语法和风格上的特点;

(2)言外标准(exhalinguistic criteria) :情景、主题、时间、地点、接受者、发出者及“情感暗示,’(幽默、讽刺和情感等)。

尽管这些标准互相关联,但是他们的重要性却随着不同的语篇种类而改

变。例如,翻译关注内容的语篇首先应该做到语义对等。然而,如果语篇为一则新闻,可能要把语法标准放到第二位,而假如语篇是一本科普读物,则会更多关注原语的独特风格。同样,赖斯(Reiss, p.62)觉得,一篇表情类语篇和一篇信息类语篇相比,在表情类语篇的译文中保留一个隐喻更为重要。在信息类语篇中,译出其语义价值就够了。

莱斯还从语言因素上剖析了翻译的过程。她将语言因素划分为四个层次:语义、词汇、语法和文体。从语言因素角度审视翻译过程,目标语应做到:语义的对等、词汇的妥帖、语法的准确和文体的对应。在著作中,她还总结了一些非语言因素在翻译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如语境、主题、时间、地点、源语环境读者群、源语作者和感知因素等。

莱斯还对翻译批评的制约进行了说明。她认为,现实中的翻译过程涉及到很多影响翻译批评的主客观因素。因为每一个源语文本的作者在创作文本的过程中都置放了特定的目的,这种倾向性会体现在目标语的表达中。相应的,目标语文本也蕴含了某种特定的功能。她还详细的介绍了许多功能不同的目标语文本,如儿童读物、简历、学术著作、《圣经》、文艺作品等,它们都是为了服务于特定的读者群。

莱斯还将信息论引入到翻译研究中来。因译者能力和语言结构不同所带来的差异造成了信息走失,赖斯称之为“无意改变”;而为了实现源语文本功能在目标语中的转换而造成的信息走失则称之为“有意改变”。她在对等的问题上,表现的更为灵活。可以通过适当的删减和补充,最大限度的实现源语文本在目标语中功能的转换。但是,这些翻译思想过分依赖语言学,忽略了文化、译者等其它因素对翻译的影响。

2、汉斯·弗米尔(Hans Vermeer)和目的论

汉斯·弗米尔(1930-2010),德国著名翻译理论家,师从功能翻译理论创始人凯瑟琳娜·赖斯。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及译著,其中主要包括《普通翻译理论的框架》(1978)、《翻译行动中的目的与委托》(1989)、《关于翻译理论》(1983)、3与赖斯合著的《普通翻译理论基础》(1984)和《翻译目的理论:正论与反论》(1996)。

弗米尔是德国功能派翻译理论的杰出贡献者,她提出的目的论是功能派翻译

理论的奠基理论,功能学派也被称为目的学派。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翻译理论基本上是从语言学和对等理论的角度研究翻译。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弗米尔根据行为学的理论,把翻译置于人类行为理论的范畴中进行研究,提出翻译是一种人类行为活动,而且还是一种有目的的行为活动。

弗米尔首次提出目的论是在1978年发表的《普通翻译理论的框架》。目的论之所以与其它的西方翻译理论有很大不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将一些新的概念引入到翻译研究中,这些新概念为西方翻译理论注入了新的血液,带来新的活力。目的(Skopos),源于希腊语,表示目的或目标。弗米尔引进这个词来表示翻译或翻译行为的目的。

正如赖斯和弗米尔1984年那本书的书名所提示的那样,他们的目标是提出一套适用于所有文本的通用翻译理论。该书第一部分详细阐述了弗米尔的目的论;第二部分.特殊理论”修改了赖斯的功能文本类型模式,使之适用于通用翻译理论。囿于篇幅所限,本章主要讨论该理论中的基本.规则”(rules)(Reiss & V-, 1994:119):

1.译文(translatam)由其目的决定;

2.译文在目的语文化和语言中传达信息(hdo-tionsangebot),该信息与原文化和语言中传达的信息相关;

3. 译文传达的信息,不可以清晰地译回原文;

4. 译文必须内部连贯;

5. 译文必须与原文连贯;

6. 上述五条规则按等级排列,目的规则统摄其他规则。

这里需要作一点解释。规则2很重要,因为这一规则将原文和译文与它们在各自语言和文化语境中的功能联系了起来;译者再一次<就如在霍尔兹一曼塔利的理论中那样)成为跨文化传播和译文生产过程中的关键参加者。规则3的不可回译性显示,译文在目的语文化中的功能并非一定要等同于原文化中的功能。规则4和5涉及通用目的“规则”,即如何评判翻译行为和信息传递成功与否:与文内连贯相关的连贯规则,跟原文的文本间连贯则与忠实规则相连。

连贯规则(coherence rule)规定,译文“必须可解释为跟译文接受者的处境具有连贯性,"(Rd.&V-,19&4:113);换言之,译文对于译文的接受者来说必须是

karl,buhler,语言功能篇二

功能翻译观下的旅游文本的翻译

龙源期刊网 .cn

功能翻译观下的旅游文本的翻译

作者:李艳

来源:《文教资料》2013年第01期

摘 要: 近几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出现了大量介绍中国旅游事业和旅游资源的各种旅游资料,因此,旅游资料翻译的精确性成为了旅游界普遍关注的问题。本文从旅游文本翻译的理论基础,中英旅游文体的异同,以及旅游资料翻译中的问题三个方面,论述旅游资料翻译的特点,以寻求其翻译的可行性。

关键词: 功能翻译 旅游文本 翻译特点

一、旅游文本翻译的理论基础

旅游文本的翻译建立在功能主义理论基础之上。现代功能翻译理论基本以德国功能翻译学派为主流,其先导人是赖斯(Reiss),她将德国心理学家Karl Buhlery有关语言功能的观点和语言功能“工具论”模式移植于翻译,把文本类型、功能和翻译方法联系起来,提出了三大功能文本类型,即“信息型”,“表达型”,“诱导型”。除了德国功能翻译学派外,还有一批学者的观点也纳入了功能翻译理论的范畴,以英国学者纽马克和美国学者奈达为代表。纽马克在赖斯的文本划分基础上,重新将各类文本体裁分为“表达型文本”、“信息型文本”、“呼唤型文本”。语义翻译法用于表达型文本,交际翻译法则用于“信息型”和“呼唤型”文本。而旅游翻译恰恰属于呼唤型文本的翻译。纽马克强调,对于呼唤型文本,由于文本的“核心”是读者层,译者应当顺应译文读者的欣赏习惯和心理感受,尽量使用他们所熟悉的语言表达形式取得译文的预期效果。此外,奈达根据乔姆斯基“转换生成语法”中的“表层结构”与“深层结构”,提出了反映“深层结构”的“功能对等”翻译理论。不同语言的表达方式虽然不同,却具有同等的表达力,即语言在使用过程中所发挥的言语作用,例如“表达、认知、人际、信息、祈使、移情、交感、施变和审美”这九大交际功能,如果这些方面的反映基本一致,就达到了翻译中的“功能对等”,这恰恰与实用翻译的现实和要求十分吻合。

二、中英旅游文本的异同

旅游翻译体裁属于典型的“呼唤型”文本。它主要有两个功能:一是传递信息,一是诱导行动。纽马克认为,这类功能文本的核心在于“读者层”,译者必须充分顾及两个因素:“一是原作者与读者层的关系,二是译文必须使用易于读者直接理解的语言”。一般而言,英语旅游文本大多风格简约,结构严谨,行文简洁明了,表达直观通畅,注重信息的准确性和语言的实用性,不像汉语那样讲究四言八句,言辞华美。因此,英语的景物刻画直观清晰,语言简洁,以善用形象鲜明的隐喻见长;而汉语则讲究诗情画意,声律对仗,以喜用大量的连珠四字句铺叙而著称。

karl,buhler,语言功能篇三

功能学派理论和《哈利_波特》系列的翻译

功能学派理论和《哈利·波特》系列的翻译

Functionalism and the Translation of Harry Potter Series

王静

(北方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宁夏银川,750021)

一、引言

功能学派的翻译理论自形成之起,就摆脱了翻译沦为语言学附属的困境,在广泛吸取其{karl,buhler,语言功能}.

他学科思想的基础上,得到了诸多学者的支持与发展。它在译员培训、应用文体的翻译研究

中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但也因不太适用文学作品的翻译饱受诟病。为此,汉斯·弗米尔还借

用语言行为论和接受美学等理论撰文对一些异议进行了详细地称述和反驳。笔者认为,鉴于

任何文学作品都有其目的和功能,功能学派的翻译理论一样适用于儿童文学的翻译。下面将

就《哈利·波特》系列的翻译探讨儿童文学作品的翻译策略和方法。

二、功能学派理论简介

创功能学派理论先河的当属施莱尔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和凯德(Otto Kade)。施

莱尔马赫将翻译分为两类:简单解释(simple interpretation)和真正翻译(genuine translation)。

真正翻译的两种方法为释义法(paraphrase)和模仿法。凯德根据文本成分划定文本特点

(Snell-Hornby, 2006: 29),认为文本包括内容和表达两部分。虽然二人的理论尚停留在经验的

基础上,但确实对功能学派的理论奠定了基础。而功能学派的确立还要提到莱斯、弗米尔和

霍斯-曼特瑞。莱斯摒弃了早期对对等概念的研究,转而将目光移向翻译的目的。她借鉴了

卡尔·比勒(Karl Buhler)的语言功能三分法,将语篇类型分为信息型、表达型和操作型三

类。语篇类型决定翻译方法,也许一篇文章的功能多样,但主导的功能是评判译文的重要因

素。目的语的功能和目的决定译文形态,也因接受者的不同而改变。汉斯·弗米尔提出的目

的论影响深远,也正因如此,功能学派有时也称目的学派。目的论中的目的指行为的目标、

意图或功能。目的论认为翻译应以原文为基础,是有目的和结果的行为,这一行为必须经过

协商完成。这一过程中,译文取决于翻译的目的。翻译不但遵循目的法则,还需遵守语内连

贯法则(the intra-textual coherence rule)和语际连贯法则(the inter-textual coherence rule)。

以此为基础,贾斯塔·霍茨-曼塔里(Justa Holz-Manttari)提出了翻译行为论(theory of

translational action)。大量地借鉴商业和管理术语,翻译行为理论将翻译视作受目的驱使的,{karl,buhler,语言功能}.

以翻译结果为导向的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此后,克里斯汀娜·诺德(Christiane Nord)

对功能派各学说给予梳理,阐述了翻译中所需考虑的内外各因素,并将翻译分为工具型翻译

(instrumental translation)和文献性翻译(documentary translation)。为某些偏激的倾向提

出改进建议,她提出“功能加忠诚”(functionality plus loyalty)的指导原则。除了这些重

要的功能派理论的代表人物,还有施密特(Schmitt)、维特(Heidrum Writte)、阿曼(Margaret

Ammann)等人成为功能学派的积极追随者。

功能学派的翻译理论打破了以前人们对翻译的狭隘阐释观。它打破了语言科学研究的范

式,并把翻译行为提升到新的高度。人们对翻译的研究不再局限在语言学的“对等”上,翻

译也不是语言学的附属学科。传统译学理论与实践的脱节导致了功能学派产生并使研究广度

的极大延伸。经过了产生、发展和完善的阶段,功能理论已得到很大的完善。借鉴功能派的

翻译理论,翻译的原文地位降低,译文更强调交际的目的和功能,而译者更需注意翻译的具

体要求。这些要求包括交际目的,译文的预期功能、读者、传媒媒介、出版时间和地点、译

文目的或出版译文的动机等(张美芳,2005:64)。了解这些翻译要求后,译者需进行“源{karl,buhler,语言功能}.

语文本分析”,将分析源语文本的要求与翻译的具体要求对比,并同时参考社会文化背景、

历史背景、读者心理等相关因素,不脱离翻译的目的,这样的翻译活动才是不脱离实际的活

动。

三、《哈利·波特》系列作品简介

《哈利·波特》系列一共七部作品,围绕着一个有魔法的普通男孩,描述了他与同伴

在霍格伍兹上学期间的历险经历。这样的作品符合儿童对新奇世界的好奇心理,其神奇的魔

幻世界不但迎合孩子们的心理,甚至俘获了大批成人的心。据哈利·波特中文网做过一个关

于读者年龄的调查,哈利·波特系列的读者并不只是未成年人,20~35岁的读者所占比例仅

次于12~13岁的读者,成为了第二大的读者群(李颖,2009:71)。一个男孩的历险为什么

会吸引成人世界的人们呢?细细看来,哈利·波特系列不但充满了神奇、魔法、咒语等吸引

孩子们的因素,罗琳还成功的将细腻的心理活动与情节完美结合。在冒险的同时,哈利和伙

伴们同享珍贵的友情和爱情,与大人们珍视困境下的宝贵亲情,这些元素也不正是成人世界

的每一天吗? 罗琳将生活与魔幻巧妙地杂糅,在悬念迭起的惊险故事中,读者与孩子们一

起体验正义、死亡,正是这些因素使哈利·波特摆脱了儿童文学的框架,不断取得成功的因

素。

四、《哈利·波特》系列翻译的功能主义视角分析

功能翻译理论认为翻译是一种翻译互动形式。翻译能够使不同文化社团或成员进行交流,

消弭由于文化环境不同所造成的言语、非言语行为、期望、知识与观点等方面的隔阂,使得

信息发出者与接受者能够有效地进行交际。翻译行为可能由“文化顾问”来展开,也可能囊

括进行跨文化交际的专业作者的写作任务。实际上,翻译被视为一种有意图的、人际的、以

源语文本为基础的、部分口头形式的跨文化交际。根据目的论(Skopos Theory),决定翻译

过程的最主要因素是整体翻译行为的目的,此处常指译文的目的。无论直译、意译,无论动

态对等还是形式对等,一切翻译活动都可以用“目的准则”来解释。

交际情景(包括交际者及其交际目的)决定语言和语言特征。因此,可以就情景因素

的描述对原文和译文进行定位。而原文实现其预期功能的情景显然与译文的情景不同。因此,

译者必须对翻译纲要限定的译文形式与原文进行比较。在源语文本分析后,翻译纲要应(明

示地或暗示地)包含以下内容:(预期的)文本功能、译文接受者、(预期的)文本接受时间

及地点、文本传播媒介、文本制作或接受的动机。

源语文本简要分析:《哈利·波特》系列是英国作家J. K. 罗琳的作品。本系列以一位

男孩的魔幻冒险经历为主线,叙述了哈利与同伴们在生活和学习中的成长,正义战胜邪恶的

过程中,又以亲情、友情、背叛、死亡等元素丰富了主线的发展。定位为儿童文学,所以这

一系列的潜在读者是儿童。在儿童可接受的范围内发展故事,为他们带来新奇的可能经验与

想象园地。作者注意到此阶段儿童的心理、生理发展特点,并为人生的主要课题:生死、情{karl,buhler,语言功能}.

谊、困难等提供正确的指引。因此原文文本主要据有信息功能和祈使功能。本系列以纸质书

本为主要载体,未配任何插图,主要是传意媒体。出版时间与成书时间相差不大,因此这段

时间可忽略不计。

简要的源语文本分析后,译者从委托者那里可以得到一些信息和要求。哈利·波特第

一本书《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1997年出版后慢热,自美国出版商改名后大热。介绍到

中国之前,本系列已在国外大卖,创造了出版神话。2000年才引进中国。作为儿童小说系

列,本书的功能当然是娱乐、审美、教育等多重功能为一体。但译文的接受者与英文文本的

接受者不同。中国小读者没有西方的文化、宗教、教育、历史等背景知识,译者需要在上述

方面做额外的解释说明、解释变异或解释缺省。但译者也应注意,过多的解释只会讲英文文

本带给中国读者的新鲜感消失。所以,在工具型翻译和文献性翻译的选择上应注意衡量和把

握文本目的与功能与接收度。预期的文本接受时间为2000年左右,所以在词语等的选择上

应注意此阶段儿童们的接受程度。

五、《哈利·波特》系列的翻译策略

翻译策略取决于译文功能。译文功能在翻译纲要中已经包含,它主要包括两个功能:

“一是元语功能,即译文用来说明原文文本的特点;二是求同功能, 即译文力求在某种程度上

和原文文本的功能保持一致(李光荣,2010:47)。”这两种功能又取决于译语文本与接受

者和译语文本与源语文本的关系。这两种关系的制约下,可采用的翻译策略有两种:侧重目

的语工具型翻译和侧重源语文献型翻译。文献型翻译是指“用目标语创作出一个有(某些)

{karl,buhler,语言功能}.

交际互动的文件,记录源语文化发送者和接受者在源语文化条件下通过源语文本进行交际

(伍峰&何庆机,2008:62)”。为了实现目的语文本的元文本功能,译者在不同情况下可

采取不同的翻译策略和方法,如异化(foreignization)的方法。这个方法是为了在不改变原

文的文化语境下,给读者带来具有异国情调的距离感。若源语文本的读者与目的语文本的读

者不能共享文化背景,只能保留原文中的信息功能,而舍弃一些其他功能如诉求功能等。工

具型翻译是指“将源语文本(的某些方面)作为模型,为源语文化发送者和目标语文化接受

者之间的新的交际互动用目标语制造一种工具(ibid)”。这种翻译中,译者给予更大的空

间进行创造性活动,而源语文本只是参照物而已,其制约作用不是很强。鉴于文学作品的复

杂性,在《哈利·波特》系列中,作者灵活运用了这两个翻译策略。

(一)人名的翻译

人名的翻译有四大原则:名从主人、标准汉音、字准义正和约定俗成。鉴于大陆与港

台地区的标准差异,下面只讨论字准义正这一原则。例(1)Draco Malfoy的大陆译名为德

拉科·马尔福,港台译名为跩哥·马份;例(2)Minerva McGonagall的大陆译名为米勒娃·麦

格教授,港台译名为麦米奈娃;例(3)Nymphadora Tonks的大陆译名为尼法朵拉·唐克斯,

港台译名为小仙女·东施;例(4)Cornelius Fudge的大陆译名为康奈利·福吉,港台译名为康

尼留斯·夫子;例(5)You-know-who的大陆译名为神秘人,港台译名为那个人。上述典型

的例子可以看出,大陆译本基本遵循了人名的翻译准则,如例1中的人名将名与姓音译,并

用·将两者分开。虽港台译名也做到这一点,但跩哥实在不像人的正式名号,反而像是绰号,

而马份又与马粪谐音,虽符合Draco Malfoy的角色性格,但译名太过随意。我们知道一些

作者常在起名时,借单个字的字面意义表达深意。但马份这一译名太过诙谐,反而失去了人

名的基本功能。例2中Minerva McGonagall的音译太长,所以大陆版本做了删取,这在人

名这一专名的翻译中也是常见的方法,港台译名也是做了省译,不过是省略了姓。例3中的

东施之译名也很不妥。虽然为考虑大陆读者的文化历史背景,将Tonks的名字(东施)与其

形象联系,但这样归化的翻译策略会误导读者本能将Tonks放在中国古代的大历史背景下,

人名已失去了异国情调,变得不伦不类了。就人名的功能而言,中西方还是有差异的。中国

的人名常借名字的本意表达父母的希冀。西方的人名虽有意义,但人们更关注的是拥有这个

名字的人的所作所为,而不是名字本身的意义。因此,在英语人名的汉译时,通常的做法是

舍弃名字的意义,只将其发音译出来。《哈利·波特》的一些港台译名忽视了译者读者的接

受程度,扭曲了英文人名的基本功能,没能达到译文与原文求同的功能。除此之外,考虑到

中国读者人名的简洁性,两种译本都对拗口又长的名字做了省译,保留了原文人名的基本信

息功能。

(二)魔法符咒的翻译

例(6)Alohomora的大陆译名为阿拉霍洞开,港台译名为阿咯哈呣啦;例(7)Aparecium

的大陆译名为急急现形,港台译名为阿八拉象;例(8)Lumos的大陆译名为荧光闪烁,港

台译名为路摸思;例(9)Avada Kedavra的大陆译名为阿瓦达索命,港台译名为啊哇呾喀呾

啦。咒语的翻译与一般的专名在功能上有所不同。很多咒语都是作者自创的,具有专有名词

的一些性质。但咒语是为表达意愿的,仅仅音译是很难让读者理解并接受的。因此,在中文

咒语的使用上,常言简意赅,字显意现。例6中的Alohomora这个咒语是开门咒,如果没

有开门或柜子的钥匙,可以使用这个咒语轻松开门。若按照港台的音译方法阿咯哈呣啦,在

读者的接受度方面来看是很有局限性的。而这个咒语在哈利波特系列中出现了不止一次,每

次读者都要重新接受并记住这个咒语,这样会影响阅读的思维和进度,也许一些读者会简单

地跳过这个咒语,那么这个咒语的出现也只有形式上的意义 了。若按大陆的译法,将“洞开”这个意义加译在音译名字后,读者不但能很快理解咒语,

还能在下一次碰见这个咒语时很快分辨并记住它。对于善于接受新事物的儿童来说,这也是

学习新知的一个方面。而在哈利波特迷中,能够清晰地说出并理解咒语也 不啻为孩子们的一个谈资。这样来说,咒语的翻译不容小视。译者需要清晰地了解其功能,

不能简单地将咒语划分为专名来翻译。例7到例9都反映了不同译者在看待咒语功能的态度

方面有差距。

(三)总体语言的翻译策略

虽然哈利·波特系列成功地使很多成人读者成为其拥趸,而在语言上,也没有面向低

{karl,buhler,语言功能}.

龄儿童读者那样简易,但在词语选择上,译者仍要考虑语言的通俗易通和简洁优美。毕竟,

孩子们的欣赏水平和接受能力与成人相比还是很有局限性。译者需要站在孩子们的角度去感

受自己的译作,尽量做到充满童趣、童真,生动明晰。如例(10)Mrs. Dursley was thin and

blonde and had nearly twice the usual amount of neck, which came in very useful as she spent so{karl,buhler,语言功能}.

much of her time craning over garden fences, spying on the neighbors. 德思礼太太是一个瘦削

的金发女人。她的脖子几乎比正常人长一倍。这样每当她花许多时间隔着篱墙引颈而望、窥

探左邻右舍时,她的长脖子可就派上了大用场。

这段人物的肖像描写充分显示了英语形合的特点:句子复杂,关系连词和代词等词是

主要的句子粘合手段。而汉语在意合的影响下,句子松散,短小,关联词较少用。对于儿童

读者来说,熟悉的当然是汉语的表达手法。因此,译者应考虑本书的中国小读者的学习背景

差异,将原文适当地分译,读来顺口,也是尊重本书出版意图的表现。译者将第一句中由三

个and连接的句子一分为二,并将which从句另起一句,灵活的译法使译文通顺易懂。

(四)文化意象的翻译策略

翻译是一项跨文化交际的活动。这一交际活动以言语或非言语符号为媒介,具体的符

号使用都有具体的目的。为了实现双方的交际目的,必须对符号进行规约。因此,符号式文

化特有的。在语际间转换的翻译其实正是文化间的行为(intercultural action),“翻译意味

着比较文化(Nord, 2001:23)。”译者比较文化时,可根据翻译的目的进行选择。若从目的

语文化角度看,某些源语文化符号会被误解,则做文献性翻译;反之,译者可牺牲源语文本

的形式,只表达出类似功能即可,即工具性翻译。无论译者采用异化或归化,直译或意译或

编译,都是为传达译文的预期功能服务的。如例(11)“Gallopin’ Gorgons, that reminds me,”

said Hagrid, clapping a hand to his forehead with enough force to knock over a cart horse, and

from yet another pocket inside his overcoat he pulled an owl -- a real, live, rather ruffled-looking owl -- a long quill, and a roll of parchment.

大陆译文1:“狂奔的戈耳工,呦,我想起来了。”海格用足以推到一匹壮马的力量拍了拍他的脑门,又从外衣的另一个内袋例掏出一只猫头鹰——一只真的、活蹦乱跳、奓着毛的猫头鹰——一支长长的羽毛笔和一卷羊皮纸。

港台译文2:“我差点把‘飞侠’哥根斯给忘了。”哈格力一边说,一边在自己额头上猛拍了一下,那力气足足可以把一辆马车掀翻。接着他从他外套的另外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只猫头鹰——一只真正的、活生生的,长相丑陋的猫头鹰——长长的羽毛和一身羊皮纸似的皮肤。

译文1在本页的下面做了脚注:戈耳工,希腊神话中三个蛇发女怪之一,面貌可怕,人见之立即化为顽石。作者的意图是,当原文出现不同于中文的文化词语时,没有简单做归化处理,用注释的方式赋予原文直译以更丰富的希腊神话知识。而港台彭倩文的译文将“狂奔的”译为“飞侠”,归化译得巧妙,将猫头鹰作为信使的身份也点明了,也不啻为好的译法。毕竟,本书的读者是儿童,归化的译法能使他们很快进入本书的情节中,没有陌生感,接受起来也较为容易些。

六、结语

功能派理论认为翻译是一种跨文化交际行为,翻译是有目的的。这就意味着翻译是个有选择性的行为。在考察人际因素和文化因素等因素后,译者以译文目的和意图与原文的目的是否相同为基础,以译文读者的需求为导向,选择工具型还是文献型的翻译策略。以功能为导向的功能派理论还是适用一样有创作目的的儿童文学翻译操作的。但在具体的翻译实践中,这一理论应加以修正和完善,以在错综复杂的文学翻译方面更有操作性。

参考文献:

[1] Munday, Jeremy. Introducing Translation Studies: Theories and Applications [M]. London: Routledge, 2001.

[2] Nord, Christiane. Translating as a Purposeful Activity: Functionalist Approaches Explained

[M].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1.

[3] Reiss, Katharina. Translation Criticism—The Potentials and Limitations [M]. Erroll F. Rhodes (trans.).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4.

[4] Robinson, Douglas. The Translator’s Turn [M]. Baltimor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1.

[5] Schaffner, Chrittina. Criticism of Skopos Theory [A]. In Mona Baker(ed.)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Translation Studies[Z].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4.

[6] Schleiermacher, Friedrich. On the Different Methods of Translating [A]. In André Lefevere (ed.) Translation /History/Culture: A Sourcebook[C].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4.

[7] Snell-Hornby, Mary. The Turns of Translation Studies [M].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6

[8] 何庆机. 国内功能派翻译理论研究评述[J].上海翻译, 2007, (4).

[9] 李广荣. 德国功能翻译理论误读误用的反思[J],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2010(1):42- 48.

[10] J. K. 罗琳著,苏农译.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M].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1]张美芳a.功能加忠诚[J].外国语,2005,(1): 63- 64.

本文来源:http://www.jinantutor.com/xs/193715.html

扩展阅读文章

今安美文网 http://www.jinantutor.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今安美文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