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今安美文网 > 小说 > 微小说 > 久久小说阅读网

久久小说阅读网

来源:微小说 时间:2018-10-10 08:30:03 点击: 推荐访问:久久小说阅读网大主宰 久久小说下载网

久久小说阅读网篇一

99%推理小说不值得看第二遍

度推理迷,曾写作过《谋杀的魅影——世界推理小说简史》。记者向他讨教时,他居然“拆自己台”,称:“99%的推理小说,都不值得看第二遍。”

现实中没有“不可能犯罪”

记者:侦探小说为什么会在19世纪中期的西方出现?为什么说它是代表科学和民主的进步文学?{久久小说阅读网}.

和公检制度也得到完善。

记者:大侦探们的探案方式,有什么根本区别?真正的刑侦受他们的启发大不大?

倒退100

多年,有一个桑戴克探案系列,这个人是典型的物证派,有一套非常缜密的器具,被称为科学神探。美

侦探小说是犯罪的理想化展示。看文字表述可能没有漏洞,现实中不具可行性。比如用一条线把密室门反锁,现实中成功概率太小。

台湾的唐诺先生有一句话:侦探小说是一个悖论,凶手需要聪明到设计出一个无人可破的诡计,又傻到只能用杀人来解决问题。

牛奶,结论是:这是喂蛇吃的食品。可是世界上哪有喝奶的毒蛇呢。这是原则错误。所有侦探小说,包括福尔摩斯、克里斯蒂系列作品,如果从现实逻辑上推导,总会发现漏洞。因为所有故事都是人为的,只要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为的,都有漏洞。

推理在中国不够大众

记者:推理小说在国内有过热潮没有?

褚盟:推理热潮出现过一两次。第一次就是20世纪初刚传入中国时,代表是福尔摩斯系列,最早的翻译者是林纾、刘半农、周瘦鹃等人,起点非常高。后来被新文化运动中止了。因为翻译者多是鸳鸯蝴蝶派作者,中国文坛把它定性成旧文学小说。

上世纪80年代末,没有什么版权限制,一些经典推理小说被翻译出版。90年代有了版权限制,

读者的选择也多,就又淡下去。2005年之后,又有出版社开始大量出版推理小说。

热潮应该是创作、阅读、出版全方位的,现在更多是出版人为出版利益而“做”出来的“虚热”。 记者:《狄公案》、《包公案》这些算不算侦探小说?中国侦探小说的最高成就出现在何时? 褚盟:不算。侦探小说的核心在于逻辑和谜,用逻辑解谜;公案小说的核心在刻画人,强调正义战胜邪恶,而且有很多非科学非自然元素。中国推理小说成就最高的,可能还是程小青的《霍桑探案》,但他上世纪70年代就去世了

记者:推理小说在中国大概有多大市场?是小众到1万人左右的铁杆书迷,还是大众到可以成为几十万本的畅销书?

褚盟:依然不够大众。东野《白夜行》是特例,2008年末出版,到现在4个整年,销量是40万本。可能相当于《1Q84》、《百年孤独》1年半的销量。在中国,翻译文学一般销8000册已经很不错。“午夜文库”5年前的核心读者只有五六千,现在翻了倍,一本书也就是1.2万本

记者:中国人接受度最高的推理小说是哪本?

褚盟:外来的肯定是福尔摩斯,国产的真不好说,基本上全是零。人家是百年参天大树,可以比两棵哪个更粗,中国拿出来的都是牙签、筷子,都是成不了材的东西。

{久久小说阅读网}.

欧美推理:出了那1%的经典

全世界读福尔摩斯就像中国人读盛唐

什么叫侦探小说或推理小说?

褚盟说,它必须是以谜团为主体、逻辑解谜为主导的文学小说。

那么,当看到结尾,谜团解开后,推理小说是否还可以一读再读? 褚盟的回答令人惊讶:99%都不用了,“这是小说的共性,不止推理小说。可以一读再读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虚拟的福尔摩斯,一个是真实的阿加莎·克里斯蒂”。

《福尔摩斯探案集》是到目前为止最受国人欢迎的侦探小说。褚盟读小学五年级时,迷上这套书,至少精读了20遍,书翻烂得只剩几页纸。但他说,侦探小说受欢迎到福尔摩斯这种程度,属于个案。“福尔摩斯的绝大部分故事其实很简单,是故事之外的一种时代的味道,吸引着百年后的读者追捧——这既是侦探小说奠定自己地位的时代,也是英国奠定自己在世界地位的时代。福尔摩斯是后维多利亚时代的产物,当时英国是世界最发达的国家,全世界的人读福尔摩斯,有一点中国人读盛唐的感觉,那种情感无法复制”。

阿加莎·克里斯蒂也是英国人,年代略晚于福尔摩斯。褚盟评点,她诡计的原创性,远远高于福尔摩斯。到现在仍在使用的一些经典的核心诡计都是她发明的,如“暴风雪山庄模式”,或叫“孤岛模式”。

{久久小说阅读网}.

中国推理:创作水平还很落后

居然有“冰块沉底堵住排水口”这样的“诡计”

侦探小说在19世纪末同时进入中国和日本。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程小青创作霍桑探案系列,水准远超日本推理。但如今,日本成为推理大国,中国推理的创作水平却远远落后。{久久小说阅读网}.

褚盟直言,中国推理作家没有一位每年可以固定出一部15万字的长篇小说;国内的作者无论从想象力、创造力、分析能力、逻辑观念、创作的硬性要求还是阅读量,都远远不够。 “推理小说也是文学创作,要符合文学创作一般规律。我们现在很多创作者,用的根本不是创作语言,而是QQ语言;写出的东西不是小说,而是一个解谜应用题。很多推理小说基本没有故事、人物,只有一个诡计,还不符合逻辑,比如有人竟然能想出„冰块沉入水池底部堵住排水口‟这样的„诡计‟”。

他说,从美国人爱伦·坡创作第一部推理小说《莫格街凶杀案》到英国人柯南·道尔通过福尔摩斯系列将推理小说发扬光大,其间经过了整整46年;而日本本土推理的全面崛起,更要等到82年之后的1923年。这说明一个漫长的培育期是必不可少的。“中国的推理小说创作从2005年开始,现在还不到10年。不经过努力就想成功,不符合客观规律”。

他曾跟科幻界的朋友感慨:“如果推理界能找到十个刘慈欣(中国科幻领军人物),就基本齐活了。”结果科幻界的朋友回复:“我们还在找第二个刘慈欣呢。”

松本清张不是“愤青”{久久小说阅读网}.

记者:推理小说为什么在日本大行其道?

褚盟:推理小说符合人的窥视欲和好奇心,与日本人比较内敛的国民性格密不可分。另外,这也与他们的审美有关,他们喜欢极致的变态和极致的美结合到一起,推理正好满足这种心理。

记者:社会派推理小说是从罪犯的犯罪动机入手,揭示某些社会现状和问题。松本清张和受他影响巨大的东野圭吾是“愤青”吗?

褚盟:松本清张不是老“愤青”,就是见惯沧桑、体会过世态炎凉的一个老人,可以不夸大也不缩小对社会阴暗面的憎恶,就是叨叨所见所想所悟。

东野圭吾就更不“愤青”了。他像一个同龄的酒友,闲来无事时戏谑或善意夸大地聊聊,什么房子贵了、到处都是第三者、贫富分化等等,大家心照不宣就完了。{久久小说阅读网}.

记者:松本清张那些揭露社会问题的作品,今天是不是可以用电视、网络传播来代替?社会派推理的存在是否也减弱了价值? 褚盟:我不敢苟同。传统媒体信息量是没有网络那么大,但信息的深度挖掘比网络强,可以反复观看阅读琢磨。松本的作品,如果不好好咂摸文字里的滋味,而是走马观花,我建议不看。不能用吃快餐的方法吃有情趣的东西。

东野圭吾是洒狗血最好的作家

记者:东野圭吾为什么吸引到这么多读者?

褚盟:他的作品都具有畅销的元素:篇幅节奏很好,内容打破了类型文学的束缚,最大程度争取了推理以外的读者。抽开推理桥段,也是很好的爱情小说、心理小说。 他注重刻画人物,也注重剖析人物的阴暗面。我们都有窥探欲,想看到不是特别光明的东西。这些东西可能现实中不会经常碰到,更不会戏剧化、阴暗到这种程度。他的好处是故事很不可思议,但又很真实,符合人的本性。东野圭吾是我见过洒狗血最好的作家。{久久小说阅读网}.

记者:东野说影响自己最大的推理作家是松本清张,两人有一致性吗?

褚盟:日本推理分为两类,一类是比较传统、非写实的浪漫主义推理小说;另一种是松本清张开创的写实主义社会派小说。他不光写写实推理,还突破了类型束缚,到了纯文学的高度。这两点都是东野正在努力的。

东野圭吾保留了松本清张的一些东西,如写实风格、人性的剖析、犯罪动机的剖析等。

与松本清张不同的是,东野圭吾的创作观比较阴暗。他不像松本清张那样一定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这个时代成长的作家,不像松本清张一样,经历过战争、战后萧条、原子弹爆炸,小学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一个人养活家里9口人,所以不能希望他有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

记者:与当年的《人证》、《砂器》相比,今天日本推理小说在中国的影响是否弱了许多?

褚盟:其实可能是变强了。在《人证》、《砂器》的那个年代,可选择的消遣形式比较少,绝大多数人把它们当成好看的故事片或侦破片来看,谈不上对推理文学、推理文化有什么了解。今天文化多元化,很难重现《追捕》上映那种万人空巷的奇迹。在多元化的情况下,日本推理还能占据一席之地,而且更多人知道自己在阅读日本推理,刻意在找在读,这是自发和自觉的区别

身为一个推理迷,褚盟小时候经常踩着足球跟人家说“真相只有一个”。后来他为模仿福尔摩斯买了一个烟斗,每天工作的时候都叼着,尽管从来不抽烟。他曾经像奎因那样玩自己的眼镜,现在还会经常说“二加二永远等于四。”

身边朋友,从未看过、而且永不打算接触推理小说的大有人在。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一种类型小说,一个装精的侦探识破几种固定的诡计,邪不压正,翻不出更多的花样,文学性也很差。

用仅有的十几本推理小说阅读经验,我就可以轻松举出几个反例。比如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男女主角多年没有交集,怎么就同发生在他们身边的罪案扯上关系?再如《圣女的救济》,中国读者大可以从一开始就抱定“这个女人杀了丈夫”的定论,但想破头也想不出谋杀如何实现。

看推理,许多人是为了获得解谜的快感。东野圭吾认为,人想受骗的潜意识才是推理受欢迎的原因。大部分人认为正义应该战胜邪恶,但东野圭吾认为,人性的阴暗面让读者喜欢窥探犯罪的过程。并非恶有恶报的《白夜行》,销量惊人。为了所爱之人进行高智商犯罪的石神,受欢迎程度超过“神探伽利略”。

尽管连褚盟都认为,99%的推理小说不值得读第二遍,我仍不时想起许多来自日式推理的意象。有趣的是,这种意象并非通过影像获得,纯由文字而生。

推理小说本身还有许多二律背反。比如到底是传统诡计式的本格推理更有趣,还是从松本清张开始的写实派社会推理更有嚼头,或是到东野圭吾这种既有社会性、又强调心理样式、甚至歌颂爱情的推理更能长期流传。

真相只有一个?多看几本推理小说,你大概不会那么笃定。

上一篇:主角叫李的小说
下一篇:于晴小说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今安美文网 http://www.jinantutor.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今安美文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